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生贺】一人书

有点虐

山晃晃:

蓝河河生日快乐!永远永远喜欢你=3=


大概会虐

这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人的故事。

我已经活到这样的年龄:对所有人来说,生命都是一场可以接受的失败。

 

蓝河在四十岁的时候从蓝雨辞职,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年轻的时候一直在打游戏,大量的时间花在荣耀上,也没有培养出其他的爱好,他们这些人其实和职业选手一样,离开了游戏几乎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年纪到了,公会的事情放了手,站队不会亏待老臣,他却累了,想离开这里四处走走。

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也没有什么牵挂,于是,倒真是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G市一路北上,沿着海岸线,经过了一些著名的景点和旅游城市,遇到了一些善良可爱的人,蓝河想,其实出来走走,不宅着,游戏之外的世界也挺好。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远行过了,最后一次好像还是世界赛的时候,以外勤人员的身份跟着战队一起。

也就是那时候,他鼓起勇气和叶修告白。

真是有够傻,很久以后每次回想起那天,蓝河都觉得好笑。不过,也幸亏是那时,有勇气说出口一句“喜欢”。

喜欢什么的啊,年轻的时候看得太重。一句喜欢可以让你飞越千里只想出现在他身边,一句拒绝就毁灭了全部。他当年真的是太喜欢叶修了,忍不住一直将目光放在他身上,第十季的总决赛看着那个人赢得冠军竟然哭了出来,看着奖杯从他手上掉下来,干脆从观众席上跳了起来……傻得可以。所以,在被拒绝后,也绝望到了最深处。

 

这场旅行几乎是毫无计划,看到有去哪里的车票,或者是被介绍了什么景点,蓝河就会过去看看。最后,仿佛是毫无意识的就来到了H市。草长莺飞,街旁的梧桐抽出嫩芽,老人和穿裙子的女孩子在树下走过,这个城市有着一股自骨子里而生出的宁静悠远。蓝河走过种满柳树和樱花的湖岸,暮霭里闪烁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他而点亮。

 在H市待了一个多星期,差不多看过了所有的景点,在龙井村的时候,茶庄的小服务员问他:“不去兴欣或者嘉世俱乐部吗?虽然看不到职业选手,但是喜欢荣耀的话不去可是不行的啊!”

喜欢荣耀的话不去可是不行的啊,蓝河站在兴欣俱乐部前,看着早已不是当初的小网吧的建筑,红色的队徽在阳光下闪耀,忍不住笑了出来。真好,还是有这么多人喜欢着荣耀。联盟的发展并没有因为常规上游戏受众人数减少而停滞,相反,联赛的高水平操作、选手的明星效应和游戏的发展扩大相结合,荣耀在这十几年里飞速发展着,代表了网络游戏中的奇迹。

奇迹啊,这样的词语,和荣耀中的另一个人也总是联系在一起,就算他早已退役,名字却始终刻在电竞的历史上。

“叶修。”蓝河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人了,当初在嘉世的时候就从来不出现在媒体面前,退役后也一直很低调,就算是“奇迹”这一代名词的人,也不会经常出现在公众眼中。偶尔出现的词语也不过是:婚姻幸福,家庭美满。这也就是蓝河对他现状的全部认知。

蓝河转身离开。很久以前曾经有人经常或玩笑或认真的对他说:“来我们兴欣吧!”他总是毫不犹豫地拒绝,所以,他永远也不会有踏进这里和他并肩作战的机会。

 

要离开H市的时候,蓝河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世界广袤无边,似乎不管哪个方向都有去看一看的价值。犹豫了一会儿后,决定坐飞机出发,看了看最近的航班,适合的只有去北方几座城市的,于是就随意买了一张。

坐在候机厅的时候蓝河想着自己真是自己折磨自己,四十几岁的人了,非得做让自己不痛快的事——他有起飞恐惧症。当初跟着站队一起出国的时候,飞机刚刚封舱他就开始冒冷汗,一边感受着气压的提升一边努力调整呼吸,叶修恰好坐在一边,看到他脸色惨白被吓了一跳,立马问他怎么了。蓝河觉得呼吸困难,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对方,叶修连忙喊了空姐,又正好有乘客是医生,这才慢慢好转。事后他跟叶修道谢,对方半开玩笑说:“吓死哥了,还以为小蓝你是有心脏病,不过,这种事情还是提前准备一下比较好,空姐也说不小心还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蓝河听着叶修话里的责备,难受的要命,只是不停的道歉。可是在那之后,每一次的航班,自己却都是被安排在他身边,看起来不靠谱的人成了自己不需惧怕的依靠。也就是这样,让他觉得,自己也许是可以试一试的。

 

蓝河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和空姐做了预备,结果飞行到了一半的时候还是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下飞机时,他自嘲的想,果然人一旦没有了期待,也就没有恐惧了。

 

中国队最终在苏黎世赢得世界冠军的时候,蓝河胆大包天的抱住了身旁的叶修,对方回抱过来,声音有点沙哑:“赢了啊。”

一瞬间心脏爆炸开。

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臆想,怀抱着万分之一的奢望,假设这个人也喜欢自己。和所有陷入爱情中的人一样,蓝河不断回想着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认为这是命运给予自己的恩赐,更是预示。第十区相遇,千波湖相护,绝色的相邀,神之领域的重逢,一句又一句的“来我们兴欣啊”……这些是他的财富,在未来终于被锁进仓库积上灰尘,再也碰不得。但在当时,还是融化在胸腔的甜蜜。

回国前一天蓝河蹲守在酒店前等着叶修,他观察了很久知道他一定会在这时候出来买烟。等到时间,死宅相的人终于走出来,蓝河假装不经意碰到似的打招呼:“叶神你好。”

叶修抬抬眼:“哦,小蓝啊……去买烟吗?”

“好啊!”蓝河应道。

叶修却呆了一下说:“你不是不抽烟吗?”

蓝河紧张的掐着自己手心,给自己打气:“恩……对啊……陪叶神去买啊!”

“哦,那跟哥一起走吧。”

蓝河跟在叶修身边,紧张的同手同脚步伐虚浮,默背准备好的告白。走过酒店前的花园时他拉住叶修,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睛:“叶神,我有话对你说。”

“恩?说啊。”

“叶修,”蓝河第一次在他面前喊他的名字:“我喜欢你。”

叶修的表情有点好笑,蓝河说完觉得呼吸都停止了,还有空去想这种事。叶修嘴里叼着烟,一口烟不知道是该吐出来还是含着,抬起手像是要拿下来,又收回了手。

“蓝河啊……”

“诶?你们在这里啊?”他还没说完,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苏沐橙跑过来拉住叶修的手,笑道:“蓝河,你好啊!”

叶修回握住苏沐橙的手,看着蓝河,一切都再明显不过。

“你……你好啊……沐沐……”蓝河憋出一个自己也知道难看的笑来,他四肢发木,思维停止了转动。

苏沐橙转去拉叶修:“云秀让我来喊你去提包,去不去啊?”

“好啊,” 叶修笑看着她,没看蓝河,语气如常说:“蓝河,再见。”

“蓝河再见!”苏沐橙说。

蓝河说:“再见。”

他看着两个人一起转身走远,就像在游戏里,看着硝烟纷飞的君莫笑和同伴渐远的身影。

就到这里了。

 

结果回国的航班上,他还是坐在叶修身旁。这一次的症状来得极为严重,蓝河觉得自己几乎要死了,没有办法呼吸,他在身边的话,没有办法呼吸。

蓝河感觉到叶修站起来走开。

可是……不要走啊,你走了,我连呼吸都不愿意。

“张开嘴。”有甜蜜的水从杯中流进嘴里,叶修拿着苹果汁回来:“据说喝甜的会好一点,喝一点,蓝河。”

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流出,怎么也停不住。

“蓝河,这不是什么大事,不会死也不会结束,你要自己克服。”

我知道,我知道的,可是还是好难受。

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会学着做菜,说动听的情话,若有他人来阻碍,若有时光来淡泊,我可以用尽全身的力气和你一起与这个世界作战。我这么自私,想把你拉进我的世界里不放开手,可是,你终究不属于我。

叶修不喜欢男人,叶修也不喜欢自己。这么简单。

蓝河下飞机后虚脱的坐在休息室,黄少天知道了叽叽喳喳的在身边说着话,叶修拦住他:“好了话唠,让蓝河休息一下。”

黄少天气愤的和叶修吵起来:“谁是话唠谁是话唠!我是担心我们蓝雨的员工!蓝溪阁的精英!羡慕吧嫉妒吧你们没有吧!”

叶修理都没理他,对蓝河说:“蓝河,你在这休息,我们先走了。”

甚至没说一句再见,这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蓝河依旧会去注意叶修的消息,关注他的状态,像任何一个喜欢他的人一样,沉默的看着那个人的光芒,也没有什么特别。他只是千千万万喜欢叶修的人之一,千千万万告白失败的人之一。

 

告白被拒绝后,蓝河还是在游戏里遇到过几次叶修,兴欣人员不足,很多事情依旧要靠他来做。真的遇到了,也没有什么尴尬,boss争夺像以往一样,公会间乱战成一团,还是会打个招呼——用敌对方的立场。叶修再也没说过“来我们兴欣啊”这样的话。再后来,叶修也不怎么出现在网游里了,他们人生的细微交织,到此就是尽头。

蓝河曾用最卑微的心想过,倘若他也对自己有万分之一的喜欢,倘若这漫长的生命还能有一丝改变,倘若……命运的波动却只有这一次,蓝河闭上眼睛,在黑暗中强自忍住眼中的酸涩。

他没有办法忘记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的眼里有光。

和其他所有单恋的故事一样, 蓝河的生活还是继续着,积极努力,他原本也不是会因为其他情绪影响工作的人。和同事一起工作,一个人生活。联盟新的职业选手一个个都很厉害,十四赛季后,黄少天也退役了,小卢成了蓝雨新的剑刃。兴欣在新队长乔一帆的带领下拿到了第二个冠军。时光飞驰,职业选手换了一轮,当年的人都不在了,直到卢瀚文退役,蓝河才惊觉,自己已经四十岁了。

 

苏沐橙退役后没多久就宣布了与叶修的婚讯,创造了历史的男人和最美的女选手,天作之合收获了全世界的祝福。蓝河见过两个人的女儿,长相随苏沐橙,婴儿肥的脸上表情却酷似叶修。他在公园逗小姑娘,说:“我要拐走你哦,你不害怕?”

小姑娘软糯的说:“我认识家,记得报警电话,更何况,我也不会和叔叔走,怕什么?”

蓝河忍不住笑出来。

身后传来男声:“哎呦喂,宝贝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玩秋千啊,”小姑娘对自己的爸爸也不见得有多甜蜜:“你没跟着我,小心丢了。”

“……好,下次我跟紧点,走吧,回家了。”

小姑娘从秋千上蹦下来,牵住爸爸的手,礼貌和蓝河道别,叶修冲他挥手示意。

他已经不记得他了。

就到这里了。

他的单恋的故事,在流逝的年岁中彻底沉默。

 

兜兜转转最后蓝河还是回到了H市,他去茶庄应聘的时候,之前让他去俱乐部玩的小男生说:“大叔你玩了这么多年荣耀,号是什么啊?”

“大号不在了,正打算定下来重新练起来呢!”

“哇!你该不会也是哪里的职业选手吧?”男生故作惊讶的叫道。

“呵呵,你见过这么大年纪的职业选手?”

叶修在雪夜走进一个小网吧,从零打出一个王朝已经成为荣耀中一个人人皆知的传奇。如今却不可能再复制一次,所有的职业选手曝光率都很高,随便扔到街上都会被玩家认出来,联盟对选手的法律保护也更完善,几乎不再会有被俱乐部剥削的情况。换句话说——叶修的传奇,永远是唯一的传奇了。

蓝河在茶庄定下来,第二年春天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陈果带着年轻的一帮兴欣队员过来玩,这位不一样的老板娘还是喜欢和选手混在一起。没想到的是,陈果认出了他。

风风火火的老板娘拉住蓝河就开始问长问短,一度开始了多年前的话题——来我们兴欣吧。蓝河只好拒绝了对方,委婉的表示自己不想再从事荣耀相关的工作。陈果表示理解,又说起来当年的职业选手的一些事,零碎的话语里,蓝河知道叶修还有一个小儿子,是个熊到极处的熊孩子,搅得家里鸡犬不宁;叶修的女儿期待着离家出走;叶修之前生病了,但现在康复了,儿子也懂事了一点,女儿真的离家出走了……对蓝河来说,所知的现状扩展为:婚姻幸福,家庭美满,儿女双全,恰成一个好字。

到最后,陈果说:“对了,叶修上次说在家里附近的公园看到你了……”

接下来的话他一句也没听见。

已经被认定为“失败”的人生,在过了中年,也逐渐可以接受。他一生中,用尽全力的两件事,荣耀和叶修,终究都没有辜负自己。

足够了。

 

蓝河的余生都在茶庄度过,他意外的和陈果成了好友。也断断续续的知晓着叶修的一些事情,倒没有刻意留意他的消息,只是无意间就了解到了对方的生活。

七十二岁的时候,蓝河去茶园摘茶,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再也没站起来。

叶修来参加了他的葬礼,这个孤身终老的老人,葬礼上的人却很多,所有人都没想到他这样就走了。而他似乎早有准备,留下了遗书一卷,不过寥寥数字。

“诸友朋:

悉年承蒙照料,今来偶感不适,恐辞世突然,以惊诸位,故作些微言辞以留。

此生无所遗留,唯物品几件,无所值。孤身至此,亦不愿扰远亲,但求烦扰诸位,葬于南山。

                                                                                                 敬谢

                                                                                                 蓝河”

叶修看着蓝河的墓碑,连墓志铭都没有。他这一生,沉默且坚持,到死也不肯低头。

到底值不值?

叶修不能为他做出回答,他想起当初的小剑客,十八封的好友申请,忍不住笑了出来,在江南的烟雨中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89)

  1. 待君问山晃晃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虐
  2. 菸灰五月山晃晃 转载了此文字
    獨哭哭不如眾哭哭。 好想跟作者決鬥啊啊生日這樣虐人虐粉絲對嗎Q_____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