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 番外一 · 告白之后

三少不少:

>番外第一篇的画风已经和正文脱离了,差点就改笔名为漫二少,假装是我弟弟写的23333333于是,番外一共是三篇,这是第一篇,至于写番外时遇到的各种糟心事我就不说了,反正比起现在,一切都是浮云。


>于是这边还是要说一下三寸瑕疵的问题,具体请戳,场贩和通贩的处理不一样,请务必看清楚,任何有关这些疑问都请去链接那边评论或者私信,请不要在这里评论,发在这里我是不会回答的,谢谢合作。


>顺便再借这里感谢一下不予计较以及安慰我的小伙伴,有些时候真的只有在事情发生后才能看清一些人和事,于是我想说的是,我很好,不用担心,以及我爱我们社团的每一位,对于仍然支持我的读者,我会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继续努力的,谢谢大家,爱你们~


>最后,别说话,用心去感受,往事不要再提,就让他随风而去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70 71 72(大结局+尾声)




番外一·告白之后


 


1.


叶修,男,27岁,在第十赛季的冠军之夜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份告白。只是这位向来在赛场上无所畏惧且从容自信的大神,在面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时,竟实行了逃避政策。


是对他没感觉吗?


叶修仔细想了想,也不完全是没有。从第十区建立起来的信任,再到神之领域的渐行渐远,饶是这位大神,百忙之中停下来歇口气的时候也会想想在第十区最早和他打交道的对手们。中草堂的车前子、霸气雄图的夜度寒潭、轮回的孤饮……人还不少,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脑子里,只有那个小剑客出现的频率最高。


也许是有那么一点点好感吧……


这就是叶修最后得出的结论。毕竟那人的性格实在是极对自己的胃口,否则也不会对他那么信任,还放心将初建的兴欣公会交由他来管理。


只是,那一点点的好感实在称不上是喜欢,也许更多的只是比朋友深一点的革命友情。所以,基于以上这点,叶修实在找不到理由去应下这份很有可能会成为一辈子的感情。


后来,那人自从告白之后就再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这让刻意逃避的叶修百思不得其解。


渐渐的,他也就忘了这茬,甚至后知后觉地才回过神来——告白者跟他同性别。


不过,也就如此了。


 


 


2.


第二次被吓到是28岁生日的时候。


那次叶修是真的被吓到了。不同于第一次昏暗的环境,当那张即将忘却的脸再次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时,他顿时有种被人扒光衣服丢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感觉。


无所遁形,无处可逃。


可他是叶修啊,以往那么多挫折都波澜不惊地走过了,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纵然心中乱成一团,表面上却还是风平浪静地将人打发了。


这样就完了吗?


是啊,至少那人还真就和第一次一样,什么多余的举动都没有,亏他还又刻意回避了好久,结果是相安无事。这让叶修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傻,最后所能想到的便是之前一句戏言——该不会这人真的是蓝雨派来扰乱军心的吧?


可是,第十一赛季的冠军依然被兴欣收入囊中了。


 


 


3.


因为想不通,所以才想去弄明白,谁还没有个好奇的时候,就算是荣耀大神也不例外。可是,当退役后的叶修瞒着兴欣所有人跑到图书馆翻了好多古今中外的爱情小说后,他依然没能找到答案,反而那些肉麻的情话,他七七八八学了不少。


除了荣耀,叶修自认也没啥特别执着的东西,既然连书里都找不到答案,他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探究的理由。只是,每次在网游碰到那人,他总要先胆战心惊一下,就怕对方突然又说些或者做些什么来吓自己,久而久之,回避就成了一项被动技能。


所幸,直到第十二赛季常规赛末,那人再也没有吓过他了……思至此,叶修总会对着电脑叹上一口气。


这叹气的次数多了,就被兴欣老板陈果误以为是成绩不理想的自责,再想想外界对兴欣的批判,永远不懂得吃一堑长一智的陈果心一软,怒而对外宣布了兴欣全体闭关的消息。


之后,高强度的训练让叶修也暂时性地忘记了那些感情烦恼,只是,偶尔登上荣耀却是再也没有遇见蓝桥春雪上线过。于是,整整一个夏休期,叶修都在怀疑对方已辞职,有好几次都忍不住调出他的QQ聊天框,字都打好了,却还是在最后关头点了关闭。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第十三赛季初始。


 


 


4.


再次遇见那人是在蓝雨主场比赛的前一天。介于回避早就是被动技能,这一次,叶修干脆是明目张胆地逃了,可没想到的是,那人竟然也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追了上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叶修也就认命了。


注意,是认命,而不是认栽。他叶修早已过了青春无害恋爱至上的年龄了,对于告白虽然也会惊讶好奇在意,却也不会心血来潮,甚至在面对那双真挚到不忍拒绝的眼睛时,他考虑更多的还是现实问题。


平时在网游坑人坑惯了,被人骂无节操没下限也习惯了,但他还是知道这么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什么都能坑,就是不能坑人感情。


古往今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唯有这感情债,无论大小,却是永远都还不清的。


亲情,他这辈子是坑定了,爱情?还是让它随风而去吧……


不算拒绝的拒绝,倒是攻破了那人的心理防线。


荣耀——本该是一提起来就愉悦的两个字,但是,那天说完之后,心情反而变得沉重了。


奇怪,奇怪,难道这就是爱情?


叶修躲在蓝雨男厕所连抽了三根烟也没能总结出个前因后果来,倒是当晚被约出去吃饭的时候,心情立马就放松了不少。


前脚才放了狠话,后脚就跟人出去吃饭,还一口就答应了,堂堂叶神就缺这么一顿饭钱?


百思不得其解,干脆就不要解了。


事实上,进食期间两人相处还是挺愉悦的,就是后面某人肚子不争气,可是打嗝的样子似乎也挺可爱的?不管怎样,叶修还是假装买烟的时候顺手带了一盒药出来。


分别的时候,叶修直接进了电梯,头也没回。


不敢回头,因为好像有点舍不得?


站在电梯中央,叶修摸着口袋里两包烟,叹了口气。


 


 


5.


比赛当天早上,一觉醒来,叶修顿觉烦闷无比,便开了荣耀,也怪自己手贱,想到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见蓝桥春雪上线,又正好看到有个顶着蓝溪阁公会的人跑过,于是就想找人问问,等他跟着跑过去之后,发现野图BOSS刷新了。


叶修本来也没打算要这么做,只是因为没发现一个可以询问的对象,又未免这样跑出去太过突兀,所以才去抢BOSS。抢了一个又一个,再之后,蓝溪阁的人大概是发飙了,不仅神之领域的会长亲自上阵了,就连职业选手都来了。


叶修一看事情闹大了,赶紧丢了个私聊给刚刚出现的曙光旋冰,先是询问了一下那人的身体状况,却被告知情况比自己想象的严重,而后不等自己发问,曙光旋冰就把那人调去后勤部做经理助理的事儿也一并说了。


不知怎么的,知道他还在蓝雨后,叶修又松了一口气。本来还想仔细问一下,反正曙光旋冰想利用这些来拖时间也被他看出来了,只是,那会他接到了兴欣全员已到达宾馆的电话,匆忙之下,他只得丢下快红血的BOSS下了线。


晚上的比赛,兴欣在团队赛一如既往地差强人意,但作为教练,叶修还是从中看出了他们的努力,一切尽在掌握中,对输赢倒也不甚在意。只是,比赛结束后,当他假装不经意地拿出一盒药交给苏沐橙的时候,每个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了他半天。


“连本地人都能吃撑,可见G市的美食是真的好吃,等等记者会结束后我带你们去感受一下,我请客。”无奈之下,叶修只能出此下策。


众人一听,自然将关注点全放在了美食上,个别几个不怎么热衷的自然更不会在药盒上放太多的精力。


总之,叶修凭借口袋里的钱包,终于是为自己化解了一场危机。


临下场,叶修瞥了一眼蓝雨选手席,却发现那边早已没了那人的身影。


也罢,天下无不散宴席。


 


 


6.


和蓝雨的比赛结束之后,叶修回到H市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复盘比赛,而是对这次和某人的见面进行了复盘。


复盘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叶修实在觉得脑子疼,就好像有人在垃圾桶里丢了一只野猫似的,那只猫用它尖锐的爪子不停地扒着垃圾,翻找着可食用物,结果自然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找到。


荣耀的战术大师终于在感情面前彻底败下阵来,并宣告放弃。


原本是个很少有心事的人,就算有也不会表露出来,但这件事对叶修来说实在太大了,甚至觉得都已经超过了被嘉世驱逐那次,所以,很快就被同屋的魏琛给发现了。


于是,两位大老爷们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对话模式是这样的——


“有心事?”


“很明显?”


“说说?”


“说你也不知。”


“靠!”


再后来,在网游几次三番都“巧遇”不到蓝桥春雪之后,叶修于一个失眠的夜晚爬上了魏琛的床。


“谈谈?”


话音刚落,就被快要睡着却活生生被吓醒的魏琛一脚给踢下了床。


叶修捂着腰,十分坚持不懈地又爬了上去。


“妈的,老子对你没兴趣!”魏琛是急了,一急就开始口不择言,而他的理论依据是因为叶修之前的表现实在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只是他猜不到对象是谁。再想想自己自从加入兴欣后一直和叶修睡在同一间屋子里,这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眼下又见叶修大半夜不睡觉爬到自己床上,魏琛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虽然猜得不算正确,但有一样倒是准了——让叶修烦恼的对象和魏琛一样,性别为男。


两个鸡蛋都不足以形容魏琛知道叶修被男人告白后的惊讶,所以他再次将叶修一脚踢下了床。


“你就是这么对待同你共患难的兄弟的?”叶修这次学乖了,没敢再爬上去,只是站在床边,捂着腰指控魏琛。


“你大半夜不睡觉跑老夫床上来消遣老夫,还指望得到什么好的待遇?”魏琛说完,被子往上一掀,继续躺了回去。


这情形,就算叶修不问也看懂了。


“不信?”叶修放下捂着腰的手,难得一脸正经地对着魏琛,可惜后者压根没看到,甚至连回应都没有。


从小到大,叶修一向都没求过什么人,倒不是拉不下脸,因为脸这东西就像外界所说的,早就没有了。之所以不求,其实是根本就没遇到什么特别犯难的事——好吧,这句话如果被别人听到了,大概又要被骂不要脸了。


不过,这一次叶修是真的没办法了,放眼整个兴欣战队,年轻的太年轻,一般年纪的似乎也没看出有什么恋爱经验,一门心思全都扑在荣耀上呢,哪有功夫谈恋爱,所以叶修只能在年纪大的人身上找了,只是,这年纪跟他一般大的除了陈大老板也就只有魏琛了。老板铁定是不能找的,一个大男人找个女人谈感情烦恼,就是叶修再不以为然也觉得挺丢脸的,所以思来想去,也就只有找与他同屋几载的魏琛了。


可是,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拉下脸说出来了,结果人根本不信他。


叶修站在魏琛的床边站了好久,久到他都以为魏琛睡着了正准备转身也洗洗睡了,这才听到一阵幽幽的叹息声。


“哎……行了,老夫心中的草泥马已经呼啸而过了,现在你可以说说怎么回事了。”魏琛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却看到正准备躺床的叶修动作一顿,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儿,有那么一瞬间都快以为叶修这是要被自己感动哭了的时候——叶修“噌”的一下,用比兔子还快的速度就这么又爬上了他的床。


忍住将人再次踹下去的冲动,魏琛总算是硬着头皮听完了叶修的烦恼。


其实是挺简单的一件事,就是叶修想复杂了,这个时候,魏琛看向叶修的眼神就变得异常柔和,他甚至还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脑袋,像是安慰小动物似的,而叶修难得没有拍开,此刻乖顺得也像只小动物。


于是草泥马又从草原回归到了魏琛的心里——这他妈还是他认识的叶修吗?!


“咳……老叶啊,我觉得吧,你最近应该多读书。”


“读了啊,什么校园言情小说、文艺小清新、青春痛文学,我都看过了,没管用。”


卧槽!魏琛动了动眉毛,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或者你该找一些理论一点的书看看。”


“比如?”


“比如爱情心理学,或者恋爱指南一类的。”


“好,明天就去图书馆借。”


我去!“你……加油。”魏琛扯了扯嘴角,说的话连发音都有点不准了。


“然后?”


魏琛一顿,重复道:“然后?”


“你就不给哥分析一下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不要我一个人在那儿头脑发热,其实人根本是消遣我的?”


“这大半夜,我看你不是发热,根本就是在发骚啊!”魏琛终于是忍不住了,“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他都做这么明显了你还当是消遣,放眼整个联盟,谁他妈敢消遣你这尊大佛?还几次三番主动上门,真当人家吃饱撑的没事干?!”


“我吃饱了没事干就喜欢抢BOSS,难道这也是爱?”


“滚!”魏琛再次伸脚。


于是,叶修滚了。


自那夜以后,魏琛就成了叶修御用恋爱指导,专门负责大半夜给叶修做出各种指示,直到叶修一举攻下他家对象。


事后,魏琛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比如明明叶修是被追的那个,怎么最后看着就那么像他家对象才是被追的那个?


 


 


7.


如果人的一生中有几段记忆是需要印刻在心的,叶修觉得全明星周那一段必须算一个。


偶尔回忆一下,也许比告白那次还要震撼。


虽然魏琛的欲擒故纵很好用,一直不怎么相信真的有人会喜欢他这种又宅又嘲讽的男人,可试探下来,这个世界还真的有一个人就喜欢他这款的。


毕竟不是无情无欲的仙人,说不动心是假,何况自魏琛分析之后,叶修也已经明白,也许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这个人了,至于有多早,他也说不清楚,应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早吧。只是当时一心都扑在了荣耀上,那微小的感情变化也就被他忽视了。


但是,越是肯定这份感情,他就越是想要逃避,到后面,其实根本就已经不算是在欲擒故纵了,而是下意识的一种保护。


不是自保,而是不想那人受到伤害。他想让他认清现实,想让他知道这条路的艰难,更想让他在还没有深陷的时候知难而退,可当他把一切都做尽之后,却发现,那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韧执着,换句话来说——他早已深陷。


是啊,从告白到现在,将近两年半,他依旧如此,又怎么会轻易说放弃呢。


行了,到这里就够了。


如果再试探下去,恐怕这个小剑客该是要炸毛了吧。


试试吧,反正他又不吃亏,不是吗?


于是,叶修这次不仅是认命,还认栽了。


 


 


8.


许博远——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知道了这人的真名,并在以后相处的过程中,连同他整个人一起揉进了心里。


不过,虽然答应了试试,但叶修依旧谨遵魏琛的嘱咐,不管有多喜欢也不能过多地表露出来,因为爱情面前,先喜欢的那个以后想要翻身就难了。


可是,谈恋爱哪有纸上谈兵那么简单,所以叶修又干回了他的老本行——啃攻略。


但事实证明,攻略更新的速度远没有现实快,于是,叶修就决定还是按自己的想法来。给他买早点,陪他吃小吃,游西湖,自己玩的时候也不忘带他一起,看着他满脸笑容,叶修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他给了他一切想要的,并从中也得到了满足,本该皆大欢喜,可仔细想想,到底是欠了他一句话。


 


 


9.


叶修仍然记得和魏琛说自己已经承认喜欢许博远后,魏琛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


其实说一句“喜欢”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因为和许博远当初告白比起来,明显是他难得多,所以,连许博远都能做到的事,他叶修又有何难呢?


承认了又怎么样,能比说之前爱得少吗?既然不能,又有什么好遮掩的。起码说出来之后,许博远安心,他也安心了。


甚至,因为知道对方的恋爱经验也为零的时候,叶修暗暗窃喜了很久。


赚到了啊人生赢家——这是魏琛痛心疾首地宣布叶修所学的恋爱课程已毕业后所做的最后的结论。


 


 


10.


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之前,所要经历的步骤会有很多种,“在意”便是其中一项。而这一项,叶修在不知不觉中显然已经贯彻到底了。


日后每当叶修回忆起这段心路历程时,总会感叹一句:真不知道是谁在给谁下套。说完之后,就压着某人悠哉哉地干了一炮。


事后,再总结一下,其实就是一个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故事。


只是因为在你面前多告了几次白,从此便收获了名为爱情的果实。


还好你没拒绝。


还好你没放弃。




—END—




>

评论

热度(77)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