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69

三少不少:

打两个广告


>蠢儿子 @山大 的多CP主叶蓝的本《问鼎》已完结,撒花~目前已确定会和《三寸》一起出本,首发也是CP15,所以有兴趣的就多多支持哦~~~预览请戳 天窗请戳


>还有一本是 @朝暮四时云归 澄澄的楼秋本,爱土豪组的你们不来一发吗??目前已开始预售了哦~~终宣通贩请戳 场取预售请戳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叶父回来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能看到一幅和乐融融的家庭聚餐画面,不知怎么的就怒从中来。


“你先回去吧。”


“是。”


把司机打发后,叶修他们也终于发现叶父回来了,叶秋率先上前,想要去扶,可叶父直接就把他给推开了。


“伯父好。”蓝河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声好。


叶父“哼”了一声,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拄着拐杖径自走向了餐桌边。


一桌子的菜,香气四溢,却是一动未动。


“我不是让你好好呆在家里不许出去吗?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父亲了?”叶父转头责问。


“我没出去啊,不信你明天问王姨。”


“那就是你自动上门的?”叶父转头再问蓝河。


“对。”蓝河立马就承认了。


“你说说你,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上次耍我耍的还不够,今天还要上门来搅合,我们叶家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你就这么揪着叶修不放?!”


“伯父,我以为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当然,我也不介意再说一遍,我爱叶修,没有任何目的,如果您还是不信,非要用金钱来衡量我们的感情,那就请您开价吧,无论多少钱,我都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买断叶修这一辈子!”


“你、你!”


“开价吧。”蓝河上前一步。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再加上这么一脸视死如归的气势,饶是叶父也有点挡不住。六十岁的人了,腿脚还不灵便,真要打起来,蓝河又离他这么近……想着,叶父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腰便撞上了桌角。


坐以待毙当然不是叶父的性格,他瞅准了手边上的一只碗,拿起来毫不犹豫的就往蓝河身上砸去,目的是想要吓退蓝河。


“爸!”叶秋上前想要阻止,已然来不及。


蓝河倒是想躲,可刚才那股气势压在胸口,连自己都消不下去,便是闭着眼睛想要承受这一记。


只听“砰”的一声,随后才是“哐当”落地的声音。


蓝河等半天没觉得痛,好奇之下睁开双眼,却有一只手挡在眼前。


“说好的跑呢?”叶修伸手站在他的身侧,语气不复平时的冷静。


“呃……”蓝河语塞。


“说好的为了我好好保护自己呢?”叶修再问。


“我……”


“那么大个碗砸过来你没看见吗?!”声音差不多已经是吼出来的。


蓝河低下头,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反问道:“那之前那么大根棍子砸过来,你怎么也不知道躲一下?”


叶修一愣,显然是被问倒了。


“够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给我滚出去!”叶父用拐杖戳着地板吼道。


蓝河拉开挡在眼前的手,本想对叶父再说些什么,可刚碰到,叶修就皱着眉从他的手中抽了回去。


“叶修?”蓝河看出了他的反常,再次抬起他的手臂一看,只见腕骨那一块已经肿了起来。


“没事,不疼。”叶修赶紧解释。


“滚蛋!都肿了能不疼吗?!”蓝河吼道。


“过两天就消了,连疤都没有,别急。”


“我他妈能不急吗?老子千方百计的想要保护你这双手,就是想让你在荣耀的道路上走的再长远一些,结果你倒好,一点都不珍惜,用什么挡不好,偏要用手,你怎么不想想,我他妈要是脸被刮花了你还能不要我?!”蓝河是真的急了,也管不得长辈在场,劈头盖脸的就对着叶修骂了起来,眼泪也跟着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叶秋在一旁扶额,深知今夜恐怕是难以消停了,便给母亲使了个颜色,想着她大概还能劝上两句。


叶母也是第一次碰上这场面,要说之前对蓝河可能还有一些芥蒂,但是现在看到蓝河连他儿子那双手都护的那么紧,一时也有些动容。


“别吵了!”叶母上前一步,十分铿锵有力的来了一句。


“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叶父气还没消,不免迁怒于人,但语气不似刚才那般强烈,隐隐还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


叶母也不理他,继续说道:“好不容易人这么齐,又有这么一桌子菜,过年都没这么热闹过,你们还要吵,还想不想吃饭了?!”


“吃,吃,我早饿了!”叶秋赶紧帮腔。


“吃,干嘛不吃,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一桌子菜,就算当我是你们家的保姆,也得给我吃光!”说着,蓝河用手往脸上一抹,走至桌前,端起一只碗,盛了点汤,然后放在叶父面前,继续说道,“这汤叫做猪脚伸筋汤,是我用苡米、木瓜、伸筋草、千年健做调料煲的,据说对您的关节炎有好处,不管您对我有什么意见,大可不必和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喝了这碗汤,我自己会走。”


“蓝河!”叶秋以为他是在说气话,赶紧戳了一下叶修,可叶修却向他摆了摆手。


叶父看了看汤,又看了看眼前泪眼婆娑的蓝河,磨蹭了半天,终是伸出手接过了这碗汤。


看着叶父喝了一口之后,蓝河便转身对叶母说道:“伯母,多余的材料我已经给您放厨房了,以后可以让王姨时不时的煮上一碗,记得汤和肉要分两餐吃。”


“我知道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用。”说完,蓝河就往门口走去。


“哥!”叶秋见叶修还是没有半点反应,不禁急了。


“孩子,留下一起吃吧。”到底还是叶母看不过去,出声挽留了。


“不了,还是你们一家人吃吧。”蓝河转过身说道,“叶秋说的对,在你们没有接受我之前,我的确是多余的人,贸然前来只会打扰你们的生活,现在我意识到了,我就想改正这个错误,所以,我不会再在你们面前出现了。”


叶秋听这话不对,赶紧问:“你这是要放手了?!”


蓝河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笑道:“放手?”转过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他扫了一眼叶家的各位,再次开口道,“绝不!”


之后,玄关处便传来关门的声音。


“砰”的一声,如同蓝河临走前说的那两个字一起敲在了两位长辈的心上。


 


第二天,蓝河什么话都没有留下就直接飞回了G市,因为身上没有钱,机票是让春易老在网上直接买的,而当他到了G市之后,也暂时住在了春易老家。


“你说说,你谈个恋爱怎么能把自己混这么惨?说出去,都没人信,还是做过会长的人呢,转部门前把脑子留网游部了吧?”笔言飞得知消息后是紧赶慢赶的去了春易老家,准备好好的给蓝河洗洗脑子。


蓝河窝在沙发里玩着春易老的平板电脑,压根就没想理会笔言飞。


春易老正在厨房做饭,听着笔言飞麻溜的翻着嘴皮子,只当是背景音了。直到饭菜上桌,笔言飞那张嘴才消停下来。


三人吃着饭,冷场的厉害。毕竟不是闲得住嘴的人,笔言飞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还是往春易老那边靠了靠,小声问:“你就什么都没问?”


“你问这么多,他说过一句话吗?”虽然人在厨房,却也不是完全没关注客厅的两人。


“我就不信撬不开他那张嘴!”


“撬开了你还能跑去和叶修拼命?”


“不对啊,大春,你怎么涨他人气焰灭自己兄弟威风啊。”


“多吃饭少说话的道理你在网游里还没有领教够?”


笔言飞没有办法反驳,只能遵循这个道理,默默的扒起了饭。


接下来的几天,蓝河一直都混在春易老家,春易老白天要上班,他就在家称大王,打打游戏看看书,偶而想起来也会给拖个地,烧顿饭,但就是没想过联系叶修。


也不是没看到叶修打给自己的电话,但蓝河还没想好要怎么说,便只能假装没听见,次数多了,叶修大概也知道他不会接电话,便改发短信,蓝河每条都看,却也不是每条都回。比如“吃了吗”“睡了吗”这类无关紧要的,蓝河能回就回一个,再比如“媳妇儿,我们谈一谈”“老婆,接个电话呗”这类耍赖意味明显的话,蓝河看过、笑过,也就无视了。


就这么淡了吗?当然不是。那天的“绝不”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只是一段感情的维持不单单靠一时的头脑发热,有时候还应该冷静理智的对待一下。尤其是像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真的完全一点都不顾及双方父母的感受,也是不太可能的,如果他们的退一步能够换来父母冷静思考的一段时间,那么这样的牺牲还是值得的。


最重要的是,蓝河是真的不想再看到叶修为了自己而受伤了,不接电话不代表不想他,他只是怕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会更想他。


叶修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有时候宁愿一分钟连续发上十多条的短信也没有不顾一切的跑到G市来看自己。


真正的感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哪怕没有联系,没有见面,只要心中还将彼此放于心间,便是无论怎样都不会淡去的。


 


一转眼,夏休期也快结束了,叶修早在8月初就回H市投身于工作中了,正如之前蓝河推断的,陈果和魏琛会来后就连开了好多天的会议,而有关于这位大神谈恋爱的消息也随着新赛季的来临而渐渐被人遗忘了。


十五赛季一开始,蓝雨俱乐部便恢复了蓝河的工作,只是他不再是后勤部的一员。


“怎么样,新的工作环境还适应吗?”喻文州问,顺道看了一眼门内正在加紧训练的少年们。


“挺好的,和这些孩子打交道比和你们打交道轻松多了,感觉自己都年轻了不少。”蓝河笑着说道,“而且训练营这边选地清净,除了你们战队的人,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打扰,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帮我解决了住宿问题,说起来还要谢谢喻队,叶修跟我说了,如果当初不是你说服了俱乐部那边,恐怕我早就离开这里了,还有这次的职位安排,听说也是你和黄少一起努力说服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


“要不是蓝桥你平时就表现好,就算少天磨破了嘴皮子大概也是不行的,既然喜欢,那就好好干,以你的能力,假以时日,承包整个训练营的管理也不是不可能。”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和黄少。”蓝河退后一步,弯下腰给喻文州深深的鞠了个躬。


“把这些孩子管理好,就是对我们,对战队最大的感谢了,他们可都是蓝雨的未来啊。”说着,喻文州也退后了一步,“也许再过不久,我就会和少天一样只能在另外一个地方看着他们走向赛场,可是蓝桥,你还在这里,也是我私心,想借你的眼睛见证一下我们当初的努力,所以,从现在起,他们,就拜托给你了。”


许博远,就职于蓝雨俱乐部,曾在网游部当过团长,做过会长,一直视蓝雨战队的黄少天为偶像,最爱的战队也是蓝雨,后转职后勤部,始终勤恳,如今是训练营一名普通的辅导员。就在今天,他接过了蓝雨队长喻文州的重托。


“喻队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和黄少的期望,下一次再见到他们,他们都将是蓝雨战队最值得信赖的基石与剑刃!”


“就算是战矛与枪炮,我也不会介意的。”喻文州开玩笑似的说道,然后收起笑脸,和蓝河道了个别,“那么,我先走了。”


“比赛加油!”


喻文州点点头,笑容重归于脸上。


 


在训练营的日子过的还算安逸,并不是说工作有多闲,只是和网游部和后勤部比起来,要有规律。既有双休还基本上不会加班,这样算下来,自由支配的时间也是蛮多的。


时间一多,蓝河自然也就常常能回去看两眼,母亲还好,只要不提叶修还是能正经说两句话的,父亲就难办了,总是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有时候蓝河倒是希望他能像叶父一样发泄一下,这样至少还能让自己有机会辩解两句,可是并没有。


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着,和叶修也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发着短信,比赛照常看,游戏照常打,就是不见面,不打电话。偶尔在网游里碰到了,也是各司其职,垃圾话照放,却是很有默契的都只打字不语音。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蓝河不知道,一开始他还想双方冷静一下是好事,可这一晃眼都两个多月了,似乎连突破口都找不到了。


难道是冷处理过了头?还是说一开始就猜测错了,其实叶修根本就没有理解自己的想法?


这样的怀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蓝河脑中徘徊,有一次实在想的忍不住了,就拿起了手机,可等电话接通后又手忙脚乱的按了挂断。虽然之后叶修有发了个问号来询问,但蓝河还是觉得很不安。


兴欣的比赛,蓝河也看过,虽不至于超常发挥,但也算发挥正常,一直稳居前五,所以他可以排除叶修是因为比赛的缘故情绪不佳。但是,话说回来,叶修有因为比赛成绩不理想而心情不好过吗?


说实话,蓝河已经开始惆怅了。可惆怅归惆怅,工作还得要认真,经过几番相处,蓝河几乎已经和训练营的少年们打成了一片,虽然他在技术上没有办法比那些指导们教的更多,但凭着多年来的工作经验,起码在管理上,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听的。


不用费尽心思的去猜测行动背后的目的,也不用过多的考虑哪些人有什么想法,这里都是一群为了未来在努力奋斗的希望之星,而时间就是证明,没有一丝一毫可以浪费的余地。


虽然在工作中,蓝河觉得日子过的很充实,可一回到宿舍,面对冷冷清清的房间,他顿时又觉得每一秒都是浪费。


挂在墙上的时钟正“滴答滴答”的走着,就像生命在流逝发出的警告声,让人真想做点什么来掩盖掉,或者干脆夺门而逃。


结果,蓝河又住回了春易老家里。


白天都在工作,晚上还有人说说话,日子总算变得不那么难熬了,最重要的是,春易老的确也善解人意,至今都没问起过他和叶修的事,这让蓝河相当的安心。虽然上班的路途多花了不少,可有春易老全程接送,倒也是种享受。


可是,人的耐心总归是有限度的,即使是话不多的春易老,也有失去耐心的时候。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春易老问。


蓝河窝在沙发上,随意的播着电视台,听没听到不知道,但是电视绝对是没有看进去。


“我以为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了,你真打算就这么和叶修耗着?”


“没有啊,我们现在是过度期,再过段时间就好了。”蓝河转过脸来说道。


“你当我眼瞎?过度期还能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渡期还能在网游里碰到了也装作看不到?过渡期还能好好的宿舍不住跑来我这儿?”


春易老一连用了好几个问句,且一个比一个咄咄逼人,蓝河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却也还想再辩解几句:“我住不惯宿舍,那帮孩子实在太过精力旺盛了,有时候缠我缠的紧了,连觉都不让睡,大春,我可也是奔三的人了,白天还要上班,哪经得起他们的折腾啊。”


“哦,你也知道你是快三十的人了啊,那怎么做事还跟二十来岁的愣头青一样呢?”


“你意思是说我不成熟?”


“说你不成熟还是轻的。”


“那你说重一点,我寻思一下。”


“毛长齐了就给我做点这个年纪该做的事,别整天隔天跟个深闺怨妇似的皱眉叹气!”


 “我以为我掩饰的很好……”无力。


“你他妈有掩饰过?”春易老挑眉。


“…………”


“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砸在了身上。


到此,蓝河确实感受到了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


似是要将身上的石头半开,蓝河“腾“地一下站起身,却见春易老坐了下来。


“还记得你第一次跟我坦白和叶修的事时,说过什么吗?”


由于实在太过久远,蓝河一下子回想不起来,于是老实的摇了摇。


“你说你喜欢他,努力让他喜欢你,就是这样。”


被这么一提醒,蓝河总算是记得自己好像是在QQ上有这么和春易老说过,于是就继续等下文,可春易老并没有往下再说下去,一时疑惑,便主动问道:“恩,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就是这样。”


“等等,我好像没怎么听懂?”


春易老坐在沙发,谈了一口气,指了指自己的心,说道:“初心,初心啊。”


蓝河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春易老的意思。


那个时候,他和叶修才刚刚起步,他甚至都还不知道嘴里说着试试看的叶修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可他还是义无返顾的一脚踏了过去。


我喜欢你,努力让你喜欢我——这便是他的初心。


既然主动过一次,那又何妨再主动第二次呢。只要对方是叶修,那就值得他无数次去主动!


“卧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大春,如果有机会,我必须请你当伴郎,不,许,推,脱!”


“伴郎什么的,等你有机会做新郎再说吧。”春易老还是一副冷静的模样。


“肯定会有的,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可都是耍流氓啊,我可是个正经的男人,既然爱了,就必须负责啊。”


春易老扶额,他其实想告诉蓝河自己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怕蓝河刚筑立起来的精神会打折扣,他还是忍住了没解释——算了,他们俩要真能成,就算按个娘家人的头衔,他也认了。




—TBC—




>【叶蓝】三寸日光 70

评论

热度(57)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