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70

三少不少: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70.


虽然心结被打开了,可要怎么做依然是个难题,直接打电话吧,显得不够诚意,可要是跑网游里一边抢BOSS一边跟他说“嗨”的话好像又太逗比了。


蓝河一边翻着赛程一边想着,当笔在兴欣对蓝雨的比赛上划了一个圈后,突然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因为爱他,所以想给他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包括惊喜。为了这个惊喜,蓝河曾好几次跑去找叶修,有过悲伤,有过快乐,难得这一次,他所准备的惊喜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叶修来取。


准备的日子比想象中过的还要快,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蓝河怀揣着将要送给叶修的惊喜静静的坐在观众席上,等待着。


这一天,正好是蓝雨主场对兴欣的比赛。


比赛的过程并没有因为这份即将送出的惊喜而被蓝河忽略,该给自家战队呐喊助威的时候,他也绝不会去捧兴欣,蓝雨赢了,他会喝彩,兴欣赢了,他也会嘘两声,如此亢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


兴欣胜利。


大大的荣耀占据了整个屏幕,好多人都因为不忍心看到这一幕而准备提前退场,还留着的人因为看到了蓝雨在这个赛季的进步而坚持坐在原地以示支持。蓝河自然也是支持蓝雨的,但他之所以没走却是因为选手席那边的人还坐着没动。


双方战队握过手之后,本该是准备退场的,可是直到蓝雨的人都在收拾着准备离开了,兴欣的人还是端坐在原地没动。


蓝河觉得奇怪,便也坐着。不久之后,周围空出了一圈,就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儿,显得特别扎眼。蓝河晃了晃脑袋,却见原本已经收拾好准备退场的蓝雨战队似是被喻文州叫住了,一个个又走了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场内的人都走了一大半了,可双方战队还是一个都没走,大概是人群中也有人发现了异样,有好几个又都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蓝河看到兴欣那边有了动作,虽然只是叶修一个人抬着头站了起来,但蓝河还是莫名的心跳了一下,因为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叶修所看的方向似乎是自己这边。


蓝河坐的位置是蓝雨工作人员专用的一块地方,所以被认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到底距离远了些,想要看清楚是谁还是有些困难的。


可是,蓝河没想过,既然他能从这么远的距离从兴欣一群人中找到叶修,叶修自然也能从同样的距离中一眼认出那块区域坐着的唯一一个人是谁。


默契,一旦流传在两人之间,便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割断的。


四目相视,蓝河看到叶修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放到了耳边,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刚将手机拿出来,就听到了一阵铃声。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蓝河清晰的听到了那头的呼吸声。


“叶修……”他轻声唤道,手再次伸进口袋,攥着即将要送出的惊喜。


“好久不见,阿远。”


这么一本正经的打招呼着实让蓝河吓了一跳,可他还是佯装镇定的回了一句:“好久不见,叶修。”说出来的话,依旧有些颤抖。


“看到我了吗?”


蓝河点了点头,想到叶修可能看不清,便又“恩”了一声。


“你下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


于是,有不少留着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后续情况的人亲眼看到观众席上有个人飞快的往台下跑去。


“什么情况?”


“不知道,看看?”


“哎,先别走,看看什么情况!”


一时之间,驻足观看的人又多了不少,再加上本身有些人就想等人走光再退出去的,算起来,竟也有百来号人。而就是这些人,不仅看到有人冲到了台下,还看到叶修往观众席边上走了过来,离台下最近的几乎连两人的表情都看的一清二楚,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下,那个从观众席上一路跑来的男人翻过护栏一把抱住了叶修,更不可思议的是,叶修竟然还一脸微笑的接住了他。


“卧槽!本世纪最大的新闻!”还没退出有幸看到这一幕的记者立刻将吃饭家伙又搬了出来。


“叶神的恋爱对象难不成就是他?”


“他是谁?”


“蓝溪阁曾经的五大高手之一,大号蓝桥春雪,后来还接手过蓝溪阁会长一职。”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蓝河。


“蓝团长?!”


“你也知道?”


“当年我玩荣耀的时候他带过我,虽然我现在不玩了,嘿嘿。”


“那你今天干嘛来了?”


“我是不玩了,可蓝雨依然是我支持的战队!”


“我当年也和蓝团长一起打过副本哎,兄弟,你大号叫啥?”


有人报了ID,就有人来认亲,一时间这些玩家的关注点就全歪了。而台下还在拥抱着的两人,也似乎是嫌新闻不够大,给足了时间让那些记者来拍照。最后还是蓝河最先觉得不妥当,赶紧从叶修怀里退了出来,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叶修用吻封住了。


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


蓝河想要推开他,可叶修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剩下的便是用吻来说话。


舌头狠狠的撬开牙关,却在长驱直入之后又变得婉转缠绵,生生的让蓝河在大庭广张之下也被吻的两脚发软,更别说推开叶修了,现在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这么刺激的画面,记者自然是不会放过,一边拍照一边连线外边接应的同事,希望能先用语言来描述这边的情况,以便稍后的记者发布会上有内容可问。


一个长吻结束,叶修终于舍得放开蓝河了,可他依然不让蓝河有机会说话,捂着他的嘴,拉起他的手说道:“跟我来。”


蓝河说不了话,只能跟着叶修走到了台中央。看着自己脚下此刻站着的位置,他恍惚的想到,这里似乎是刚才双方战队握手致意的地方。


叶修,你想干什么?


想着,叶修就放开了手,朝着又要说话的蓝河比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朝着蓝雨选手席方向打了个响指。


只见蓝雨的队长喻文州走了过来,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只是这笑容中多少还带着一些无奈。蓝河发现喻文州的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刚看清楚,一个无线话筒就已经被叶修接了过去。


蓝河心里顿时“卧槽“了一下,刚想问叶修想在蓝雨的地盘做什么的时候,叶修却比他更早的出声了。


“各位还没走的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看到我们兴欣打败蓝雨之后做的一个彩蛋节目……”


大神,您说归说,能不能别这么嘲讽!


没走的人里已经有好几个开始泪流满面了。


“我叶某人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在一次又一次打败你们蓝雨的过程中,结识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大神,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求你了!


在场的人里,至少有一半人已经在心里给叶修跪下了。


“关于他,想必在场的人应该有不少人都认识,没错,他就是当年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神之领域的蓝团长,第十区的蓝河会长,以及卧底在兴欣公会的绝色小保姆!”


妈蛋,能不能不给我这么全面的拉仇恨啊!


这次跪了的已然是蓝河。


不少人看到,叶修说完这句话之后,站他身边的蓝河就想去抢话筒,只是没能成功还被叶修小声说了一句:“媳妇儿,别闹,我话还没说完呢。”


声音不大,但是一旦透过了话筒就不一样,虽然没有刚才叶修发言的声音大,但也足够让在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顿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蓝河特别想揍晕他,可是他又好奇叶修究竟想说什么,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兴欣战队和蓝雨战队都没放过,如果就此阻止了,总觉得会有点不甘心。


把蓝河稳住之后,叶修又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准备了一大堆话来表达对他的爱意的,但是考虑到在场可能还有单身的朋友,我决定还是把这些话保留在心里,毕竟我不是开班授学的老师,没道理将自己所努力学到的知识免费教给你们不是?”


“叶修,你给我讲重点!”蓝河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这些话自然透过话筒一字不差的都跑到了其他人的耳朵里了,顿时哄堂大笑。


“抱歉啊,我媳妇儿心急,不过这也是对我爱的表现,你们都学着点……哎哟!”


这次蓝河学乖了,不再用语言来帮叶修制作喜剧效果,而是直接改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一觉踩的准不准,看叶修的表情就知道了,至于踩得狠不狠,就只有他们当事人才清楚了。


总之,喜剧效果又一次制作成功,拜这两人所赐,所有人都笑作了一团,就连蓝雨战队那边,都有人帮忙吹口哨了。蓝雨一起哄,兴欣自然也不能落后,以包子为首,好几个也起身吹了起来。


就算没有任何音乐衬托,这样的场面还是让人觉得热闹非凡。


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所有的人又看到一直在开着嘲讽的叶修突然单膝跪地在了蓝河面前。


等等,这个情况莫非是……蓝河一下子就明白了叶修此番行为的最终目的,随后脑子就像炸开了一样,整个人都懵了。


“快拍快拍!拍好了,就是明天最大的头条了!”记者群里不知道谁这么吼了一嗓子,一时之间,玩家们的耳边只听到“咔擦咔擦”的拍照声了。


叶修跪下去之后,只见苏沐橙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捧玫瑰花走到了台上,然后交给了叶修。


“加油!”苏沐橙小声的说道,然后赶紧又跑回了队里。


叶修一手捧着玫瑰,一手拿着话筒,看着蓝河的眼睛说道:“据说人结婚之前都要先求婚才显得浪漫,我读书少又是个死宅,也不知道怎么做才算的上浪漫,幸好我有一群神一样的队友来助攻,他们说求婚一定要选个特别有意义的地方,还必须要有鲜花和定情信物,最重要的是还必须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才显得有诚意,以防万一我哪天要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好集结这些人证来打我的脸……”


“打叶神的脸算我一个!”有人十分配合的喊了声。


“也算我一个!”


“还有我!”


跟风的一个接一个,毕竟是蓝雨的地盘,也是常理。


蓝河看了一眼这群比自己还亢奋的人,突然就清醒过来了。


卧槽!这家伙是真的要和自己求婚啊!


“叶修……”


“先别说话,你今天的台词只有一句,还没轮到呢。”叶修阻止他,然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我,叶修,性别男,今年三十一岁,正式在这里向你求婚。”


蓝河看着叶修将话筒放在地上,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方盒,打开后,里面躺着的是一枚戒指。从蓝河的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戒指的内圈镶着一颗钻,不大,却足够耀眼。


蓝河闭了闭眼睛,再挣开,才发现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花是真的,戒指是真的,叶修也是真的,而他眼底那片炙热,更是真的让人无法忽视。


“许博远,请你嫁给我!”


没有话筒,声音也依旧洪亮,如君莫笑的那把千机伞,子弹、战矛、咒术,所有它所能发动的技能都一一向蓝河射了过来,直达心底,一击必杀。


蓝河在听到心中最后一面墙轰然倒塌的声音后,他捡起地上的话筒,放到嘴边,只一个字,却是叶修早已为他准备好自己也心甘情愿念出来的——“好。”


话音刚落,掌声响起,是兴欣的人,然后是喻文州和他的蓝雨,再来……观众席上一片安静,就连拍照的声音也消失了。


不同于刚才的兴奋,这时候很多人都面面相觑起来,在他们的意识里,这一切似乎真的只是个彩蛋,只是官方为了营造喜剧气氛的一场秀,却不想,双方都如此认真,这才反应过来——男人向男人求婚,开什么玩笑!


可这一切,真的不是玩笑。


叶修求婚了,蓝河答应了,于是他们懵了。


叶修一边说着这枚戒指隐藏的含义一边将它套在了蓝河的无名指上,大小正合适,就像是预示着他们正是最适合彼此的两个人。


我对你的爱就如这枚隐藏在戒指内圈的钻石,内敛、含蓄,却足够闪亮,一如我们的爱,不需要外人来评判,只需要将这份深藏于心,便是一生唯一。


对此,蓝河伸手感动之余也不吝啬于吐槽叶修一句:“寓意虽好,可你的行为确是很奔放啊!”


在蓝雨的地盘,当着那么多蓝雨粉的面向一个蓝雨工作人员求婚,全天下,估计也只有嘲讽技能始终点满的叶修了吧。


事后,蓝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低调。


低调就是——叶修,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求婚的那天其实正是我想向你求婚的日子。


叶修回去之后,蓝河便将自己准备好的两枚戒指放进了柜子最深处,并发誓,从此它们,只存在于他一个人的内心。




—TBC—




>【叶蓝】三寸日光 71

评论

热度(75)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