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66

三少不少:

>再带一宣玩一发:【这是一个蛇精病一样的一宣】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叶修家住B市东城区,当年离家出走直接就去了H市,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一句老话,再由着硬币那么一选,脚步就没有犹豫的往H市方向去了。


路上,叶修给蓝河讲了自己刚离家出走时的所见所闻。蓝河听着,心想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他还能记这么牢,想来当初一定是很有感触的,虽然这人平时从来都不表现出在意,可一说起来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的样子,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这人大概穷极一生也不会和人说那么多关于自己的事吧,有幸遇到他,无法参与他的过去,至少还能分享,以及参与他的今后。


蓝河看着叶修神采飞扬的侧脸,听他眉开眼笑的说着过去,不禁握上他的手,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中,像是抓住了一整个世界。


叶修正说到和苏家兄妹相遇的那天,他在某个网吧如何赢了苏沐秋,说着,反手抓起蓝河的手,直接放进了自己另一只手中,两掌相和,将蓝河那只手包裹在了里面。


世界上再美的情话也无法说出蓝河此刻的感情,如果非要说个所以然来,大概就是——你想要的,我给予你便是;你所给予的,便是我想要的。


虽说跟着叶修就这么北上了,但到底不能给长辈太多惊吓,所以叶修先是带着蓝河在自家附近找了宾馆,办完入住手续之后,才带着蓝河回了自己家。


因为叶秋事前通报过,也知道父亲根本不待见蓝河,只是碍于母亲出乎意料相劝,父亲的坚持才被打破了。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注意事项吗?”坐在前座的叶秋突然问道。


“知道,站着不能屈腿,坐着不能翘二郎腿,更不能抖腿,吃饭不能乱夹菜,吃完要检查碗中是否还有米粒,餐桌上禁止讲话,除非是伯父、阿姨主动开口,谈话时严禁说脏话,包括‘靠’、‘卧槽’,这些都是禁语,哦,还有,进门要脱鞋,脱完还要把鞋放鞋架上。”蓝河像个小学生似的背诵着叶秋的之前交代,


叶修听着,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呵”。


“哥,你也是,明知道爸戒烟好多年了,你还每次都在他面前吞云吐雾的,不知道吸二手烟危害最大吗?”叶秋转过头来说道。


“放心吧,他现在抽烟已经没以前厉害了,目测再过三年差不多也就戒了。”蓝河说。


“什么?!他个老烟枪竟然也有戒掉的一天?!”由于太过惊讶,叶秋不禁就把内心最真实的称呼说了出来。


叶修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往事不堪回首,就让它随风而去吧,寒夜飘零洒满我的脸……”


“说人话。”叶秋没好气的说道。


“原以为是治好了老烟枪的毛病,却不知又得了一种叫做妻管严的绝症,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医啦。”


“说什么呢你!”蓝河拍了他肩膀一下,结果又控制不住,笑倒在他身上。


出租车司机大概是在后视镜中看到他们的举动,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及其奇怪的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一眼及其突兀,不仅是蓝河和叶修,就连叶秋也注意到了,跟着也转回头看了后座的两人一眼。


蓝河和叶修自在一起之后就已经做好了会被人注视的准备,倒也觉得无所谓,叶秋见他们表情正常,便也默默的把头转了回去。


本以为相安无事,可到达目的地后,三人一下车,刚关上车门,就听到司机啐了一口:“死基佬,晦气!”说完,连人带车扬长而去。


“操!别让我再在B市看到你!”叶秋骂完,转过头却见叶修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干嘛?”


叶修“啧啧”两声,没说话。


“什么意思?”叶秋不明白,转而求助蓝河。


“呃……大概是有点高兴的意思?”


听了蓝河的解释,叶秋更糊涂了,正想再度询问,却见叶修牵起蓝河的手大步朝着家门口走去了。


 


要知道一个人家里多有钱,就看他住的房子有多高档,当然不排除个别勤俭的人或是怕露财的人,只是,这两种人和叶家几乎是不沾边的。


从进小区时的层层把关蓝河就能看出来,如果这里不是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根本不用这么严格的管理进出的车辆人群,沿途再看那些建筑,无一不都是洋房,且每家都有一片私人花园,占地面积大的很。


蓝河看着咂舌,却也没有过分的表现出来,只是暗暗的感叹了一下,家底如此殷实结果俩兄弟还要争先恐后的离家出走,可见有钱也不一定是好事。


进门的时候,蓝河其实挺忐忑的,跟在叶修身后磨磨蹭蹭的脱了鞋,默念着之前在车上叶秋说的注意事项,将脱下的鞋放到了鞋架上,这才直起腰,小心翼翼的瞄了两眼玄关的装潢,心想不会连客厅都还没看清就直接被人轰出去了吧。


“进去吧,白天家里没人的。”叶秋站在蓝河身后说道。


“哎?”蓝河茫然的看向叶秋。


“工作啊,傻瓜。”叶修转过身,笑着在蓝河头上敲了一记,“你以为他们像电视剧里那样,整天没事干就在家等着被伺候吗?”


“我不知道啊,我很少看电视的。”蓝河捂着头说道,“倒是你,知道的这么清楚,电视剧看很多吗?”


“沐澄喜欢看,我就一边打荣耀一边随意的陪她看两眼喽。”


“我竟不知你还有这爱好!”蓝河一脸夸张的惊道。


叶修“呵”了一声,拉着蓝河就开始参观起来,当参观到叶修的卧室时,蓝河觉得眼熟,突然想到去年过年那会和叶修视频来着,好像就是这个背景,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想当初,不仅是这间卧室,连同叶修这个人都只是看的到摸不着,没想到,竟然还能有亲身来到这里的一天,而叶修也是近在咫尺。


蓝河伸手抚向叶修右边的脸庞,嘴唇对准了他的左脸,狠狠的亲了一大口,然后以及其不矜持的身姿快速的往叶修的床上一扑,接着就趴在被褥上笑了起来。


一切都像是恍如隔世一般,让人发自内心的高兴。


如果不曾开始,便也不会有今天。


叶修摸着被蓝河亲过的地方,站在一边摇了摇头,嘴角弯起的弧度,却是一点都不输给蓝河。


“咳咳……”叶秋一上楼就看到如此光景,虽然叶修也没做什么,但脑子还是不受控制的想歪了,“你们要不要下去吃点东西?”


“阿姨在?”


“不在,她孙女发高烧,前两天请了假。”


“那我们吃什么?”


“我刚去厨房看了一下,冰箱里有饺子,还有干面。你也知道,妈经常加班,我平时也忙,晚上还要出去应酬,虽说爸也就晚上回家吃一顿,可他年纪大了,总不能跟我们一样用泡面打发吧,我想大概是阿姨临走前做了放进去给爸当晚饭的。”


叶秋的话不知为何让蓝河听得有点心酸,他看了一眼叶修,见人沉默着,便说道:“我们去买点菜回来煮吧。”


“你不累?”叶修问。


“不累,你不是总想着让我在你爸妈面前露两手吗?现在不正好是个机会?”


“蓝河大大,觉悟挺高的啊,叶家头号保姆非你莫属。”


“滚滚滚!”


“当然,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蓝河一愣,记忆被打开,转而捶了叶修一拳,笑了。


叶秋看着他们的互动,一头雾水不说,还觉得自己简直像个上千瓦的电灯泡。也真是应了一句老话,“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讲”,前两天还说蓝河是多余的,现在看来,多余的那个,明明就是自己。


叹了一口气,叶秋便独自下了楼。


 


三人先出去填了填肚子,看着时间还早,便由叶秋做导游带着蓝河在市内逛了一圈,也没去什么景点,就开车兜了一圈看了看市内的城市发展。


只是B市堵车的情况比蓝河想象的要严重,后来看时间差不多了,三人才就近去了菜场,然后又去了趟超市将所需的东西补全了,这才打道回府。


再次回到叶家,依然只有他们三人。蓝河看着房子这么大,来来去去就他们几个,又想到平时如果连儿子都不回家,两位老人就这么住在里面,怎么想都觉得凄冷无比。这么一想,蓝河趁着还没开始烧饭,便赶紧给许博飞打了个电话。


虽然房子没有叶家大,爸妈身边也始终有弟弟在旁,可那种有家人却无法团聚的痛,还是任何方式都弥补不了的。


电话接通后,蓝河简单说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然后又问了一下爸妈那边的态度,知道两人还是无法平静下来,而许博飞甚至都不能在他们面前提到自己的名字,他也只能对着手机叹了一口气。


挂断电话后,蓝河便摩拳擦掌的开始准备起晚餐来,他将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了行动。


将心比心,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哪怕是叶修的爸妈,也会因为平时子女不在身边而产生孤独感,而且叶父还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想必他所要承受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要帮忙吗?”叶秋站在厨房门口问。


“你会吗?”正蹲坐在小凳上剥毛豆的叶修语带嘲讽的回了他一句。


“你会?”叶秋也不甘示弱。


叶修不说话,指了指自己剥好的毛豆,用事实说话的意味很明显。


叶秋瞥了他一眼,径自走进厨房,从刀架上取下一把菜刀,朝着叶修扬了扬,然后拿起砧板上的黄瓜切了起来。


顿时,整个厨房响起了着手起刀落的声音。


不算熟稔,但起码姿势还是不错的,蓝河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再转头看看叶修,却见他把毛豆皮扔进了剥好的毛豆里,而把毛豆扔进了一堆皮里。


“叶修!”蓝河大叫。


叶修正在观赏叶秋切黄瓜,冷不丁被这一叫,吓得赶紧站起身,结果打翻了剥好的毛豆,一只脚还踩进了毛豆皮里,伴随着一声“哎哟,卧槽!”,接踵而来的便是蓝河和叶秋的笑声。


看着在游戏里无所不能的大神也有如此惊慌失措的时候,蓝河不觉心情大好,就好像从叶修手里抢下了一只BOSS,还当着他的面击杀了,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而叶秋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哥哥有这么狼狈的时候,此刻不狠狠嘲笑他,更待何时呢。


等叶秋成功做好一盘拍黄瓜之后,叶修也总算是从毛豆堆里将残局收拾完毕。虽然过程中备受嘲笑,但是他本人丝毫不在意,捧着一碗剥好的毛豆,乐滋滋的跑到蓝河面前,说道:“就没有哥干不成的事儿!”


一句话,惹得蓝河再次大笑起来,连同洗着猪脚的手也跟着抖了起来。


不过,当叶修表示还想做点什么的时候,蓝河还是把他赶出了厨房。叶秋看到了,还想趁机嘲笑一下,却不想,蓝河把他也一起赶了出去。


“他那么闲,正好帮你。”叶修将叶秋又推进了厨房。


“你很忙?”叶秋对自己被他们当成皮球踢来踢去的行为感到不爽。


“你们手脚太慢了,好好在外面呆着吧。”厨房飘来这么一句。


“理由太充分,我竟无言以对?”叶修转头对叶秋说。


“我也是。”叶秋耸耸肩。


两兄弟总算是在同一件事上有了共同的认知。


事实证明,没有叶家两兄弟在旁边打岔,蓝河的效率的确是呈上升状态的,只是毕竟是第一次进人家厨房,不少东西找不着还是需要叶秋来帮忙的,所以真正得空的反而只有叶修一人。


 


—TBC—


>【叶蓝】三寸日光 67

评论

热度(64)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