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72(大结局+尾声)

三少不少:

>差点忘记,最后一章和番外还没发,于是赶紧来一发OTL


>本子通贩请戳我,以及店内还有社团其他本子和各种全职周边,TBC通贩组请戳我,欢迎一起打包带走Yooooo~~~


PS:忘记说了,场贩还余下些小黄兔,到时会随通贩走,就看谁RP好会拿到了,小黄兔会夹在书中,所以翻开请先注意背后√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70 71




72.


比赛还在进行着,各家战队也每天都处于备战的状态中,这一切,除了比赛当日以外,都和训练营无关。


蓝河每天还是朝九晚五地处理着训练营的各项事务,忙着和那帮精力旺盛的少年们打交道,空下来也会跟他们讲讲关于剑与诅咒早期的故事以及他们和叶神在网游中的事迹。少年们一开始还能认真地听,只是每次一说到叶修,几个年龄大些的仗着和蓝河比较熟就会开他玩笑。


半大的孩子,又一门心思全在荣耀上,自然是没什么心眼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好奇,蓝河自然不会较真,心情好了,也会给他们说说当年在第十区和叶修打交道的事,只是现实中所发生的,他是绝口不提。


因为那段高调的求婚视频被媒体沸沸扬扬地炒作了好久,以至于联盟上下都知道了有这么一号人拿下了他们当年最为头疼的问题人物。相比外界的口诛笔伐,那些还在役或者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们倒是一个个拍手叫好,以黄少天为首纷纷对他们两个进行了祝福和单方面对叶修一个人嘲讽。对此,叶修一律只用“呵呵”两个字来回应,至于蓝河,则承包了所有的致谢。


如今工作顺利,爱情甜蜜,对蓝河来说也算是圆满了,唯一的缺憾大概就是家庭方面。虽然如此,但蓝河还是会经常回家,本本分分地继续做着一个儿子该做的事情。长此以往,虽然父母仍然绝口不提叶修,可对于自己主动提起,似乎也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了。


能够进行到这一步,蓝河已经觉得很满意了,所以春节的时候,他试着将叶修又带回去了一次,难得父亲还问了叶修一句为什么过年不回自己家。虽然叶修当时说“反正回去也没人”的样子有些欠扁,但父亲的主动问起,还是让蓝河躲在一边开心了好久。而母亲对叶修态度的改变则更是明显,听到叶修说家里没人的时候还偷偷问蓝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在知道叶修父母是因为工作关系很少团聚的时候,愣是找了个买盐的借口,跑去菜场又添了几个菜。


这些,蓝河都看在眼里,知道让他们接受叶修只是时间问题,所以这个时候,他反而有点担心叶修那边。因为已经在叶父面前说过如果他不能接受自己的话是不会再去打扰他的,因此只能让叶修一个人去周旋,而他则默默地在背后用自己的方式关心他们。


临近五一长假的时候,叶修原本是想这周比完去G市的,但蓝河却赶在放假前寄了一堆东西过去,说是让他抽空带回家。无奈之下,叶修只得回了B市一趟。


期间,这边叶修正应付着常年逗你玩儿的母亲和还像个小孩似的在闹别扭的父亲,那边蓝河却呼朋唤友大餐了一顿。


时隔大半年,这话题却依然逃不开求婚那段,而每次提起,一开始总是起哄的成分居多,再到后面就又是一阵感慨。


“求个婚还不忘踩我们大蓝雨一脚,叶神也是蛮拼的。”入夜寒说着,语气里还是带着一丝咬牙切齿。


“这算什么,他还在我们大蓝雨的地盘上拐走了我们大蓝雨的人,这才叫耻辱!”笔言飞跟着嚷道。


轮到曙光旋冰的时候,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早知道老蓝最后会被别人家的大神拐走,当初就应该实行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政策。”就在众人问他啥意思的时候,曙光旋冰瞥了一眼正在喝饮料的春易老说道,“有句话我憋心里好久了,不管看多少次,我都觉得大春比叶神靠谱多了。”


“噗……”春易老十分不稳重地喷了一口饮料出来。


“哈哈哈哈哈…………”一桌子的人笑作一团,其中也包括蓝河。


“咳,玩笑,玩笑啊。”春易老难得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拿起杯子对蓝河说道,“总之,恭喜。”


“嗯,谢谢你大春。”蓝河也拿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


“恭喜恭喜!”


“老蓝恭喜啊!”


“恭喜!我就以果汁代酒,先干为敬了!”


蓝河一个一个敬过来,嘴里不住地说着谢谢。一圈下来,杯子里的果汁也见了底。虽说喝的只是饮料,但不知为什么,在这片道贺声中,他还是觉得晕乎乎的,像是喝了酒似的,感觉有点醉人。


回去的时候,蓝河拒绝了搭顺风车,等其他人坐上春易老的车,春易老开走后,他才一个人慢慢地往宿舍方向走去。


之前一直晕头转向地忙着各种事,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惬意地散过步了。蓝河很喜欢现在这种宁静安详的感觉,总觉得有种尘埃落定的意味。


蓝河踩着小步,欣赏着道路两边并不算陌生的风景,灯影摇摇晃晃地落在地上,凝聚成一道细长的影子,影子随着他的步子前后移动着,却始终跟随在脚下。


如此夜晚,蓝河不禁就想到了叶修,想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像自己想他一样在想自己,或者说他现在正在网游里一边开着嘲讽一边满世界抢BOSS,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只是,不管是哪一种,这就是叶修,都是他许博远这辈子最爱的人。


 


第十五赛季结束,兴欣离冠军仅一步之遥,而这赛季过后,又有不少职业选手宣布退役。不过,令人吃惊的是,原本声音放最大的喻文州,反而不在退役之列,让人不禁感慨蓝雨这位队长竟是连在退役这件事上都刷了一把心脏。


蓝河对这种事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工作也不禁更为努力了起来。而叶修自夏休期开始也异常忙碌,很长一段时间基本都在联盟那边。要不是有时候跑到上林苑看到他的行李都还在,蓝河都快以为他这是回家长居了。


“你三天两头往B市跑,联盟这是准备招安你了?”在又一次扑了个空后,蓝河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叶修,并在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不说一声就去H市了。


“联盟那座小庙,哪容得下哥这尊大佛。”


“别不要脸了,我看在联盟工作也挺好的,起码以后回家也方便。”


“哥可是要干大事的人,连我家那老头都已经答应了。”


蓝河一听这事都扯上叶修那个固执的老爸了,顿觉有蹊跷,可是当他详细询问之后,叶修却又说要暂时保密。蓝河以为是叶修又在耍他,可这次叶修却说是联盟方面要求的。既然如此,蓝河也只得不再过问。


短暂的沉默后,叶修再次开口,却只是叫了一声名字:“阿远……”


“怎么了?”


“你信吗?很快我们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蓝河微微愣了一下,笑道:“笨蛋,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叶修在那头顿了顿,接了一句:“嗯,是啊,在一起了。”


 


天气渐渐转凉,为了防止叶修像前年一样感冒,蓝河自去年开始就坚持从十月中旬不间断地提醒叶修注意穿衣,到了11月份,更是每天提前一晚查询H市的天气,然后发信息告诉叶修。


我都这么照顾你了,如果你还感冒,那只能说明你是个笨蛋。蓝河是这样告诉叶修的。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笨蛋,叶修是真的很努力地在照蓝河的吩咐去做。本身就是不容易生病的体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如果再感冒,就连叶修都要觉得自己是笨蛋了。


也是奇怪,以前还没离家出走的时候,老被人管着总是心生厌烦,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同样是天天被人管着,心里却是甜得很。


这父母和老婆的区别可真够大的。叶修“啧”了一声,听着电话中母亲许久未见的唠叨,剑光一闪,击杀了蓝溪阁的BOSS。


接着,以第十七区的会长为首展开了一场单方面谴责叶修的骂战,直到骂累了,都见大神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嘲讽,顿感奇怪之际,却听那头有人说道:“下个月2号订婚……就请些我们圈里的人……元旦去苏黎世领证……急?我觉得不急啊……办酒还得等明年夏休期的时候呢……”接下来的话,蓝溪阁的人就听不到了,因为叶修在捡完BOSS爆出来的东西后就下线了。


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叶修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大到已经超过了“BOSS又被叶修抢走了”这种旧到已经成为习惯的话题。之后,自然是被他们往地图各个角落宣传了一遍,借着他们的口,职业圈顿时就炸开了锅。


「挺说了没听说了没听说了没!叶修前辈要订婚了订婚了婚了了!天啊,这速度快的就跟手癌传播似的我都觉得我快要窒息了!马教主咆哮脸.jpg」


「小卢,不要学黄少说话,还有你第一字就癌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订婚日子啊!叶修前辈实在是太心脏了!」


「可不是,谁不知道这次新区开放还带有等级提升,前辈什么日子不好选,选了新区开放的前一天,这不明摆着让我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


「等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叶修前辈订婚,跟我们有关系?」


这些由新生代们组成的职业选手群里,所有人都因为这一句话而静默了一分多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英杰说的没错!到时我们该升级的继续升级,让那些老将们陪叶修前辈玩儿吧!」


「小卢,你是不是忘了,你说的老将,其中就包括你们的蓝雨队长。」


「卧槽!」


「心疼蓝雨。」


「心疼霸图啊,张新杰前辈不也还没退役嘛!」


「心疼蓝雨。」


「小事情前辈也还没退役呢!」


「心疼蓝雨。」


「够了!我就不行轮回的队长和副队都不在邀请之列!」


「心疼蓝雨,心疼小卢,心疼手癌。」


「心疼蓝雨,心疼小卢,心疼手癌。」


「心疼蓝雨,心疼小卢,心疼手癌。」


「…………」


一排的心疼让卢瀚文终于放弃了挣扎,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他边上的队长,然后哭丧着脸问:“队长队长,你不会真的要去赴这场鸿门宴吧?”


接下来的回答,大概让卢瀚文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清楚地听到他的队长用一种无比希冀的目光看着自己,又用一副无比认真的口气跟自己说:“瀚文,蓝雨的未来以后就交给你了。”


鼻子一酸,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这个时候,战队内部的人都已经知道,蓝雨的队长,喻文州,将会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宣布退役。而这一次,是认真的。


不过,有一点,卢瀚文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队长之所以这么语重心长地跟他说这句话,是因为就在刚刚,叶修在他们那个老将聚集地的职业选手群宣布了订婚讯息,并开出了一张比交易清单还长的邀请名单后,为了随大流恭贺一下的喻文州不小心打错字而趁机被叶修嘲讽手残病变成了手癌,还让大家珍爱生命,远离手癌。


可见,他们这个圈,就算是退役了,竞争也是很残酷的啊。


 


12月2日,万里晴空,就是有点儿冷。


北风呼呼的刮着,吹得人面冷手冷,可当他们一踏进今晚的主会场就恨不得短袖上阵,只因为今晚主人公之一的叶修实在太脸T。


脸T有时候不是因为表情太嘲讽,或者是说话太嘲讽,而是从里到外全身心的只是光站在那儿就让人觉得他恶意满满,恨不得找他干一架才觉得爽。


“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个没节操没下限的大心脏!你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荣耀新区开放哎!等级提升哎!你故意的吧!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吗?还好本剑圣英明神武,提前和队长考察了地形,发现离这边五百米处就有一家网吧,哈哈哈哈哈!叶修,这次你失算了吧!等你的订婚宴一结束我就和队长一起冲冲冲!哼!”


“啧啧,寂寞的人类,退役之后也还是只能靠打游戏来度过漫漫长夜,心疼你。”


“……靠!”


这边黄少天被叶修嘲讽了一脸之后,只好把一边正在和蓝河说话的喻文州拉过来支援,可还没等喻文州开口,叶修就赶紧往后退了一大步。


“怎么了?”蓝河问,结果被叶修也一把拉了过去。


“话唠和手癌都是会传染的,咱们离病原体远点。”


“……”剑与诅咒同时无语。


“哈哈……”张佳乐走过来正好听到这句,一点都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哦,这个也是病原体,我们去那边。”说完,叶修面无表情地将蓝河拉离了这三人身边。


“叶修你个混蛋!”


背后一声巨吼,震得所有人都往他们那边看去,却见张佳乐和黄少天纷纷对着今晚的两位主角比了个中指,还特别一致地用了一个仇恨的目光。


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因为众人都已经习惯了,看了一眼,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今晚到场的全都是荣耀圈的人,很多都是神级账号的拥有者,相比之下,春易老一群网游出身的人就有点小透明了。不过,小透明也有小透明的玩法,既然来到这个地方,又见到了这么多的大神,不上去要一圈签名简直就对不起自己。


“杰西大神!跪求签名!”


“张佳乐前辈!看我看我!能跟您要个签名吗?!”


“老蓝,蓝桥,蓝河大大,麻烦你让叶神帮我求个韩文清大人的签名呗,求你了!”


春易老看着自家兄弟一个个求爷爷告奶奶的求签名,突然觉得有些不忍直视,捂着额头偷偷转过身,然后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小型笔记本,向孙哲平走了过去。


蓝河好不容易摆脱了笔言飞的纠缠,正想躲到角落好好地喘口气,却又被叶修拉住了。


“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


“你说呢?”


蓝河愣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哦、哦,时刻准备着!”


叶修笑了笑,然后牵起蓝河的手往台上走去,所过之处,人群纷纷让道。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当蓝河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孔从眼前掠过,看到他们站立在两旁微笑着的时候,就像是走马灯一样,从最初的告白到之后的在一起,再到这两年半以来和叶修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都快速地在脑中过滤了一遍。


“恭喜啊!”


“恭喜你们!”


“恭喜!”


耳边的道贺声连成一片,每一个字都像是循环的背景乐,回荡在整个会场中。


一阵恍惚之后,蓝河已经被叶修牵着走上了台。


想要光明正大地站在叶修身边——这句话,突然就在脑中被放大了无数倍。


“咳……喂,喂……”叶修清了清嗓子,又试了试麦,然后扫了一圈台下的人后说道,“首先欢迎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和阿远的订婚宴,站在我旁边这位相信不用介绍你们都知道是谁了吧。”


“蓝团长!”


“蓝会长!”


“蓝大大!”


“蓝巨巨!”


蓝河听到台下一片起哄的声音不禁想吐槽他们,但是想想他们也并无恶意,要怪也只能怪他身边的人太拉仇恨,自己只是被牵连的。


“错了错了,在这个大好日子里,你们这帮宅能清醒一点么,人家有名字,叫许博远,当然,记不住也没关系,一律喊叶太太就原谅你们。”


“叶太太好!”


“叶太太安!”


“许太太你还好?”


“许太太你快嫁!”


起哄声更大了,蓝河听得面红耳赤,却也无可奈何。


今晚的叶修一身笔挺的银灰色西装,发型也是特意去理发店做的,这个十几年来大多是在不修边幅中度过的男人大概也是头一遭被改头换面得如此彻底。


好看,从前就好看,现在更好看。身边这个男人,无论站在哪里,都是如此耀眼,让人移不开双目。


蓝河看着看着就入了神,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叶修那一大段略带嘲讽的致辞就已经结束了,当话筒交到自己手中的时候,那些早在订婚之前就准备好的台词突然就从脑子里消失殆尽了。


说什么呢?


想说的太多,实在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那么——


蓝河将话筒放到嘴边,唱道——


 


深秋山顶风微凉,恋人并肩傻傻看夕阳。


仰望,你为我敞开的天窗。


一段日光落在手心,三吋长


你说,秋天掌上的日光


一吋能许一个愿望


 


希望我爱的人健康,个性很善良


大大手掌能包容我,小小的倔强


你的浪漫,只有我懂欣赏


能让眼泪长出翅膀,飞离我脸庞


 


还想每天用咖啡香,不让你赖床


周末傍晚踩着单车,逛黄昏市场


我的浪漫,只有你懂欣赏


就让每个台风晚上,不恐慌紧张


 


第三个愿望,还不想讲


你自己想一想,问微笑的月光


 


一人一支,闪闪仙女棒


好像我们指尖有星光


很烫,可是很灿烂很漂亮


一点点光捧在手上像太阳


 


等到,世界末日你再讲


那个愿望,一起握紧不放


 


还有什么遗憾吗?


没有。


就像叶修说的,该有的都会有,他们和其他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尾声


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不过是一会儿的事;从恋爱到结婚,也不过是近在眼前的事。


听着飞机划过天空的声音,就像是礼堂为新人奏响的音乐,美妙动听,以至于心脏在感受到这一刻的时候也如礼花炸开一般“砰砰”地跳个不停。


“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你紧张什么?”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说是睡会儿却一直在不停动来动去的蓝河。


“我第一次出国,有点兴奋,不行吗?”蓝河还在死鸭子嘴硬。


“我还第一次领证有点小激动呢。”叶修说完,意味深长地瞥了蓝河一眼。


一下子就被拆穿的蓝河尴尬得真想和叶修分开坐一会儿,可想归想,两只相握的手可是从头到尾都没分开过。


随着飞机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也不知是谁的手心泛起了汗液,黏黏的,却像是化开的胶水,牢牢地紧贴在手掌之间。


飞机安全落地,舱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机内人头攒动,蓝河看着身旁排队依次下飞机的人,突然问了一个一直以来都很想问的问题。


“叶修,为什么是苏黎世?”


面对提问,叶修笑了笑,将早就准备好的答案告诉蓝河:“因为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开启我们下一段旅程。”


 


同年,荣耀第十七赛季结束,兴欣自叶修退役之后首夺冠军,瞬间又引发热议无数。


夏休期初始,叶修和蓝河的婚礼如期在H市举行,除了双方亲朋好友以外,到场的还有多位圈中好友以及指定记者。不算奢华,却足够盛大,让人不禁感叹能将同性婚礼做到这种程度不愧是当年站在荣耀巅峰的叶神,其无所畏惧的精神力当真不是他人所能匹敌的。


只是对叶修来说——如此高调,只为一人,如此婚礼,也只许一人。


之后,两人连蜜月都来不及度,叶修就被联盟召唤去了B市,没多久,联盟便发布了最新消息——荣耀世界邀请赛正式启动。


叶修作为领队将带领由联盟挑选的十三人所组成的国家队共赴苏黎世与其余十六个国家进行比赛,期间随行的工作人员也由各家战队从俱乐部挑选,蓝河作为其中一员,也随队伍于同一天前往苏黎世。


 


“一年之内飞了两次苏黎世,我们也是蛮拼的。”


“不喜欢这个城市?”


“不,和荣耀有关的,我都喜欢。”


“包括我?”


“嗯,包括你——叶修。”


此一生,何其有幸,遇见荣耀,遇见你。


 


—END—




>【叶蓝】三寸日光 - 番外一 · 告白之后

评论

热度(168)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泽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