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68

三少不少:

>倒霉孩子来更新了,请关爱倒霉孩子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妈可真够狠的。”蓝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知道我怕什么就上赶着来什么。”


“怕了没?”叶修挑眉问。


“怕,简直是怕死了!”蓝河实话实说,脚步却丝毫没有减慢,“算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要死我也得拖着你一起死!”


叶修看着蓝河这么一副杀气腾腾的摸样,想起在神之领域的时候,好几次路过抢BOSS都能看到一个头顶蓝溪阁公会的蓝衣小剑客举着一把剑在厮杀,那场面着实和现在有些相像。


原本只是想吓吓他,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结果却是起了反作用。


是啊,他怎么忘了,他的小剑客从来都是越挫越勇的性格,唯一能让他停下脚步,止步不前的,只有自己。在第十区的时候是,在现实中的时候也是,犹豫过,彷徨过,迷茫过,徘徊过,可是最后,他还是追了上来。


“叶修!想什么呢?快走啊,别磨磨蹭蹭的像个大妈,让女孩子等可不是绅士行为。”


“可是能消磨掉他们的斗志。”


“有点道理。”脚步渐渐放慢,似乎是在回味。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傻。”


 


见过带着父母一起相亲的,没见过带着男朋友来相亲的,这相亲的对象如果是女的那还算靠谱,起码还能知道对方性取向正常,可是一个男的带着另一个男的来相亲,这画面实在是诡异的很。


叶修采用的是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的方式,不给女孩留有任何余地,也不给她留下任何希望。


“喂,她好像都快哭了,这样真的好吗?”蓝河小声的问叶修。


“怎么不好?没有我的拒绝,她怎么有机会遇到更好的。”叶修气定神闲的回道。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神圣,对方可是个女孩子,你就不能稍微婉转些?”


“我怕婉转了她听不懂。”


“不应该吧,我看着她挺睿智的。”


“你判定的方式是?”叶修的眼睛从女孩的脸上往下移了移。


蓝河顺着他的目光也往下移了移,立马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吼道:“流氓!”


声音有点大,吸引了咖啡馆内不少客人,而坐在叶修对面的女孩也像是被吓住了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蓝河。


“呃……”蓝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啊,你们继续,继续。”


“继续什么啊,都说完了,不信你问她。”叶修看向女孩,问,“你懂了没?”


女孩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蓝河都有点看不下去了,生怕叶修再说什么伤人的话,赶紧说道:“抱歉,事情就像叶修说的,我们是相爱的,只是碍于双方家庭的压力,才会答应见你一面,可既然来了,有些事情就必须要说清楚的,不然对大家都不公平,你说是不是?”


这次女孩很明确的点了点头,表情上倒也看不出有多抗拒,反正就是比对着叶修时那副茫然又无措的样子要好多了。


“如果你愿意,我们交个朋友也成,要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毕竟我们选择了这条路,也已经做了该有的觉悟,只是,伯父伯母也是好意,为人父母,当然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的,所以才会安排这样的相亲,你要是觉得不高兴,可以骂我们,也可以打我们,只希望你不要怪伯父伯母,好吗?”


女孩看着蓝河,动了动嘴,似乎是有话要说,但是瞄了一眼叶修后又抿着嘴不说了。


蓝河自然是注意倒了这点,偷偷地在桌下撞了撞叶修的腿。


“恩?”


“你先出去一下。”


“抽烟?”


“……去去去。”


得到蓝河的批准,叶修是立马起身走到了店外。


 “其实叶修没有恶意的,他只是想把他所认为应该告诉你的事情直截了当的告诉你而已,这一点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虽然说起话来满满的都是嘲讽,其实真的是个十分实诚、可靠的人。”蓝河再度开口,见女孩眼神有些异样,似乎是有所动容,便继续说道,“好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女孩没有立刻说话,又磨磨蹭蹭了好久,再次期间,蓝河始终保持微笑耐心等待着。


“我……”女孩犹豫着终于是开了口,“我不怪你们任何一个。”


“那就好。”蓝河见她终于不再沉默,也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哎?”蓝河倒是没想过这个闷不吭声的女孩竟然还有这一招,一颗心立马又提起来了。


“我……我能要你个电话吗?或者QQ也行!”


“……”这唱的又是哪出?


“不、不是说可以做朋友吗?”女孩见蓝河没啥反应,赶紧又补了一句。


“呃……哦,对、对!”蓝河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将自己的手机号和QQ号都报给了女孩。


女孩存好之后,一张脸上总算是洋溢了笑容,之后一改羞涩,大方的和蓝河又介绍了一下自己后,两人就互相道别了。


女孩前脚刚走,叶修后脚就进了店,往蓝河边上一坐,问:“聊什么聊了那么久?”


“没什么啊,那姑娘挺通情达理的,不但没有怪任何人,还挺愿意跟我们做朋友的,也好,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说着,蓝河突然感觉到手机震动了一下,便拿了出来。


叶修凑过去跟着看了一眼,发现是一条未署名的短信,内容只写了一个名字和一个微笑的符号。


“呵。”


蓝河见他没头没脑的冷笑了一声,觉得奇怪,问道:“怎么了?”


“手速挺快的啊,手机号码都交换了。”


这么酸的口气,蓝河就是想装不知道也不行了,说道:“既然是朋友,交换个手机号也正常啊。”


“那怎么不见她跟我要,据说好像我才是她的相亲对象吧。”


“跟我要和跟你要有什么区别吗?”蓝河眨了两下眼睛。


“那倒是。”叶修瞥了蓝河一眼,继续说,“不过,你要小心了,那姑娘分明就是相中你了。”


“不会吧!”蓝河猛地站起身。


“相信哥的眼神,不会错的。”


“可我又不是来相亲的,而且我也已经跟她说的很明白了啊。”


“你啊,虽然处理事情起来很有一套,可是也要看情况,相亲这种事情,你要是真没那意思,就千万别跟人说太多,顾全大局是好,但有时候顾及多了,反而会给人更多猜想。”


听着叶修这么一解释,蓝河瞬间就感觉亚历山大。


怪不得他能在职业选手圈混的风生水起,而自己却只能在混迹在网游中,这就是差距啊!


 


相完亲之后,叶修让蓝河直接回宾馆,而他自己一人回了家。蓝河怕自己跟着会更拉仇恨,也就没坚持,但从之后的通话中知道,叶修这一次又把他父亲气得不轻,差一点再次被扫地出门。


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蓝河还是决定再去登门拜访一次。想当年,刘备为了请诸葛先生出山,足足跑了三趟才成功,而他见叶父才一次,没有收获也是无可厚非的。


去之前,蓝河又跑了一趟菜场和超市,叶修被关了禁闭,出不来,他便只能自己一个人去,虽然人生地不熟的,但好歹靠着手机导航和一张嘴总算是没有迷路。就是在进小区的时候,过不了关卡,只能打电话给叶修。


门口的保安放行之后,蓝河便又提着一堆食材进了叶家大门。


这一来一回,汗也没少出,但在敲门之前,蓝河还是用纸巾把额头的汗擦去,又用手机的照相功能整了整仪容,这才按下门铃。


叶修虽然被关了禁闭,但是人在屋内还是自由的,也就一个照顾孙女回来的保姆在,而她显然也是常干这种事的,只要叶修不出门,有朋友来探视,自然也不会去阻止。所以给蓝河开门的,是叶修。


“可算来了,累不?”叶修接过蓝河手里的东西,问道。


“还行吧,就是天太热了,刚还被拦在了小区外,差点就脱水了。”


“王姨!有水吗?”叶修回头朝屋里吼了一嗓子。


走进客厅,就有一位六十左右的妇人迎面端来一杯凉水,蓝河也不客气,谢了一声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喝完之后说道:“您好,我叫许博远,是叶修的……恩……”看了叶修一眼,似乎是在询问。


“没事儿,王姨已经知道了。”


“哦哦,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小伙子挺有礼貌的,哪像小修,一回来就知道气我。”王姨笑着说道。


“跟他说话超过十句不被气到的都是强人,王姨一看就是脾气超好的,不然哪能一边骂还一边笑的这么开心,可见您平时一定很疼叶修吧。”要不是之前已经见过叶修的母亲,蓝河倒是觉得眼前这位王姨更像是一位母亲。


不过,要是她的儿子也因为喜欢一个男人而和她闹翻的话,恐怕也不会笑这么开心了吧。


“瞧这孩子,嘴巴跟抹了蜜似的,看了就让人喜欢。”


“我的。”叶修将蓝河往自己身边一搂。


王姨愣了一下,大概也是没想到叶修会这么直接。


“你够!”蓝河晃了几下,挣脱掉叶修的手。


“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想我是跟不上了,总之小远这孩子我看着挺喜欢的。小修啊,既然决定在一起了,可要好好对人家,知道不?”


“必须的。”


“好了,我也不唠叨了,要不然你们该嫌我这个老婆子烦了,等会我出去买个菜,你们说说,想吃啥?”


“不用买了,王姨,我都买好了。”蓝河指着叶修手里两袋子东西说道。


“这……”


“王姨,今天放您半天假,晚饭就交给阿远好了。”叶修说道。


“那可不行,我可是拿钱干活的,何况,我还有另外的任务呢,你别忘了,你爸可是关照我要看着你的。”


“人都上门了,你觉得我还能去哪?”


“是啊,放心吧,我保证他不会跑的。”


“那……”


“王姨,您孙女病还没全好吧?”


叶修简简单单的询问正中要害,王姨终于开始动摇了,挣扎了一下之后,还是听了叶修的话,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回了家。


整栋房子顿时只剩下叶修和蓝河两人,叶修寻思着是不是先干点其他的,蓝河却已经进厨房忙活起来了。


“这么急做什么?”


“上次那汤还欠道火候,而且吃法也不对,都怪我当时情绪不好,也没想起来。所以这次我早一点准备。”


“要帮忙吗?”


“不需要。”


“好,你忙。”


“恩。”


没有多余的废话,叶修退出了厨房,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将笔记本搬到了餐桌上,一边打荣耀一边看着蓝河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随着时间的流逝,做好的菜也越来越多,像是过年似的铺满了整张桌子,最难得的是,和上次做的还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累吗?”叶修替蓝河擦去额角的汗。


“不累,比跟你抢BOSS轻松多了。”蓝河笑道,转身又进了厨房。


赵子龙三进三出救阿斗,蓝河杀进厨房也不止三次了吧?叶修看着一桌子的菜,虽然不指望一顿饭就能让父母接受蓝河,但至少也希望能让他们感受到蓝河的诚意。除了性别为男以外,这么一个儿媳妇儿真的是非常完美的。


“叶修,不许偷吃啊!”


手在一盘白斩鸡的上方顿了顿,叶修笑道:“知道了。”说完,一块鸡肉已经到了嘴里。


嚼了两下,默默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媳妇儿做的,就是好吃。


怕被蓝河看出来,叶修又赶紧捧着盘子抖了两抖,把空出来的那块又给遮过去了。


 


叶秋是第一个回来的,本来是想和父亲一起,但父亲那边还有个应酬没结束,便让叶秋先回了。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菜香味,再看鞋架上多了一双鞋,叶秋立马就明白了。


“他在里面呆了多久了?”


“有三个小时了吧。”


“就没休息过?”


“喝了两口水,擦过三次汗,屁股就我偷吃的时候沾了一下椅子,教育了三句就又进去了。”


叶秋已经惊得说不出话了,指着那一桌子菜说:“全是他一个人做的?”


“恩,我连半根手指头都没动过。”


叶秋十分无奈的晃了晃头,说:“哥,有时候我是真的羡慕你,你能做你想做的,还每次都能成功,就连娶媳妇儿也……”


“会成功的。”叶修接着他的话说道,表情淡淡的,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般。


“提前预祝。”叶秋拍了拍叶修的肩。


“同喜同喜。”


“哈?”


“鉴于你的支持,哥无以为报,唯有送你一个媳妇儿。”


“什么意思?”


“手机借我一下。”


叶秋掏出手机,叶修直接拿了过去,然后大爆手速,不仅把一个手机号存了进去,还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做完这一切,他将手机还给叶秋,说道: “好姑娘,送你了。”


“什么好姑娘?”蓝河端着一盘菜出来,正好听到叶修的话。


“哦,没什么,给叶秋介绍对象呢。”


“没听说兴欣有新来的女职业选手啊。”


“哦,不是这圈的。”


“那你怎么认识的?”


“呃……等等,什么味道?糊了?”


明知道叶修是故意转移话题,但蓝河还是瞪了他一眼后转身回了厨房。


“要帮忙吗?“叶修吼了一嗓子也跟着去了厨房。


叶秋原本还想问清楚这号码究竟是谁的,正巧有信息发过来,他一打开手机,一看短信的名字有点眼熟,差点没把手机给砸了。


“混蛋!!!”


叶母开门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声,差点以为是两兄弟又吵起来了,却见叶秋紧紧的捏着一部手机忿忿的盯着厨房。


“干嘛呢?”叶母也跟着看向厨房。


此时的叶修正一个劲儿的往蓝河身边蹭,而蓝河却像是嫌弃似的一直在推开他,两人你来我往闹了一会儿,叶修突然就正经的拿了把勺子喝了口汤,砸吧了两下嘴朝蓝河竖起了大拇指。蓝河笑着,握住了那根大拇指。


“妈,其实不看性别,他们两个真的很相配。”叶秋抛开对叶修的成见,一本正经的说道,“还记得第一次见蓝河的时候,我跟你们一样,也觉得很难接受,可是现在跟他们相处多了,我才知道,好不好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我们可以反对,可以阻止,但如果这样都无法让他们分开的话,那就算了吧。跟他们过不去,其实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何必呢?”


叶母瞥了一眼叶秋,摘下头上的军帽放在桌上,看着满桌子的菜,鸡鸭鱼肉样样齐全,就算是过年都没这么丰盛。


也是啊,过年连个人都没齐全过,又哪有功夫去准备这些。这情景,都多少年没看到了……叶母看着这些菜,怔怔地出着神。


想着叶修十六岁就离家出走,直到近几年才主动回家,但每年也不过回个两三趟,好不容易过年回来了,结果不是他爸在公司脱不开身,就是自己工作忙得不可开交,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真正团聚的次数连手指头都没得数。有时候想回忆一下,脑袋里也都是空空的,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可对他的记忆却是少的可怜,还不如每天上班路过隔壁家时看到的那条古牧犬。想想,也是心酸的可以。


至此,一向要强的叶母也是红了眼眶。


其实叶秋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只要儿子能够常常回来,他们又为什么要跟他过不去,如果还想以前那样什么都要管着,那年他也不会离家出走了,不是吗?


“妈?”


“伯母好。”


正想着,耳边一热,叶母抬起头,看着蓝河端着一锅汤从厨房中走出来,再看看陪在他身边满脸笑容的叶修,她闭了闭眼,问:“这些都是你烧的?“


“恩。”蓝河点点头。


“坐下来,一起吃吧。”


“哎?”


“快坐快坐!”叶修有些激动的说道。


“等、等一下,伯父还没回来……”


“不急,先坐。”叶母说着,看向蓝河的眼神第一次柔和的像个母亲一般。


虽然不知道叶母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转变,但蓝河并没有再次露出惊讶,欣然接受后,便同其他人一起入了座。




—TBC—




>

评论

热度(61)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