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71

三少不少:

>呃,高能。


>还剩最后一章。。说好的CP15再来的呢。。OTL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70




71.


拜叶修所赐,好不容易消停的媒体再一次活跃起来了,不过这次蓝河倒是十分庆幸自己在训练营工作,一方面蓝雨这边不可能放媒体进训练营,另一方面自己吃喝拉撒住全在训练营这边,根本不用操心会被媒体围追堵截。


至于一手策划了这么个轰动的求婚现场,还狠狠地在蓝雨地盘上拉了一把仇恨的叶修,一时之间也成了风云人物。事后第二天几乎承包了所有电竞方面杂志报刊的头条,闻风而来的那些记者更是日夜不休的围在兴欣俱乐部的门口翘首以盼,只待故事的主人公一出现,就赶紧过去抢第一手资料。


记者虽然敬业,但是他们不知道,叶修自回去之后就一直呆在上林苑没出来过,一日三餐全靠外卖,日子似乎过的比从前还潇洒。


要说最惨的,大概是偶然来H市出差的叶秋,那张酷似叶修的脸一出现在兴欣俱乐部门前,立马就把仇恨全给拉走了,好说歹说还拿了身份证出来才证明自己不是叶修,结果回去的时候,一出大楼就又被围追堵截了。大概气难平,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就打电话把叶修骂了个狗血淋头。


两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仅有相关报刊杂志报道了这次事件,更有网传的一小段求婚视频上了电竞新闻节目。巧的是,节目播出的时候,许博飞正好在看,当时父亲就坐在他旁边看报纸,可把许博飞吓得连遥控器都掉在了地上,而父亲听闻声响自然也注意到了电视,愣是把这则新闻给看完了。看完后,他又不发一言的回了房间。


蓝河听着许博飞的叙述,本来也是想这周末回家一趟的,现在更是下定了决心。而叶修知道后,因为不想让之前的事再重演,所以也要跟着一起。蓝河拗不过,只得答应。


只是,从时间上来看,两人要想凑到一起,还是有点赶的。因为周六还有对微草的比赛,叶修是不可能比完马上赶来G市的,可如果等到周日再回家的话,蓝河又会赶不及周一回市里上班,于是两人一商量,还是决定周五蓝河请半天假,等叶修来G市后一起回去,然后周六一早叶修再赶飞机直接去B市。


一切都安排好后,周五三点的时候,乔装过的两人便乘着汽车赶往了蓝河家中。


许博飞是提前知道的,所以在实习完之后就赶紧回了家,在小区门口正好就遇到了蓝河和叶修。


三人一起进门的时候,许母以为是许博飞回来了,往门口一迎,瞬间就呆住了。


“妈。”蓝河努力装出平日里打招呼时一样的表情。


许母回过神,低头看了一眼蓝河的手,见他的无名指上果真是带着一枚戒指,便知他今天回来的目的了。


“进来吧。”淡淡地说了一句,许母就给他们让了路。


虽然许母一脸的不欢迎,但叶修丝毫不在意,进了们之后就将手里的补品水果篮什么的一股脑儿的全交给了许博飞,也不开口去解释什么。


许母看到了,也不吭声,由着许博飞将东西全收了,然后放到边上。


“阿姨,上次没跟您打声招呼就把阿远带走了,是我不好,抱歉。”


比起这件事,许母更不能理解的是他们在一起的事实,所以对于叶修的道歉,她根本就不屑一顾。


拔掉针管从医院走掉的是蓝河,说着要离开的也是蓝河,如今却是叶修来道歉,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她心软妥协吗?


“叶修,你说实话,平日里,阿姨对你怎么样?”想了想,许母还是开口了。


“很好,跟亲妈似的。”


“那我认你做个干儿子,你说怎么样?”


“好啊,亲上加亲,阿远,你说呢?”


蓝河正想接话,许母连忙说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认你当干儿子,你就把我儿子还给我,好不好?”


蓝河上前一步,说:“妈,我……”


“你闭嘴!”许母厉声打断了他,转而又一脸哀求的看向叶修,“我已经不指望他能有什么好的前途,但我还是希望他能一帆风顺无惊无险地度过这一生,你懂吗?叶修!”


“我懂。”叶修说道,看着许母脸上出现了一丝希冀,他也只能假装没看到,“正因为我懂,所以我可以答应你,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你拿什么保证?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事,我们全家都不敢出门,就怕被人认出来,怕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说‘看啊,就是这家人,他们的儿子是个同性恋’!就是因为你,我们所要承受的痛苦有多少,你知道吗?”


“妈,够了!人是我先追的,你有什么怨言冲我来!”蓝河听不下去了,站出来挡在叶修身前。


“你们别激动,有话好好说。”许博飞见此,也是赶紧站到了母亲和蓝河的中间,试图阻止他们的争吵。


正值剑拔弩张之际,许父也下班回家了,进门看到叶修也是愣了一下,再看许母微红的眼眶,顿时气得直接将手里的公文包砸向了蓝河。


蓝河怕叶修又向上次一样挡在他身前,便赶紧往边上一躲。


公文包直接砸在了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随之而来的便是许父的怒吼:“你们还有脸回来!”


“爸,妈,我们今天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我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冷静一点!”蓝河的脾气终于是被激发出来了。


“别急。”


一只手搭了上来,肩膀顿时一热,蓝河立马就消了声。


“叔叔,阿姨,我今天来并不想说什么请放心把阿远交给我之类的话,因为这些本来就是我要做的事,光用说是证明不了什么的。”叶修顿了顿,见许父许母并没有过激的表现,便继续说道,“你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有一套道理在心中,所以有时候可能听不进别人的解释,甚至还想要干涉别人的生活。”


“你!”面对叶修赤裸裸的批评,叶父更生气了。


“可是,阿远是你们的儿子,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心血来潮还是慎重考虑过的,我相信你们能够自行分辨。你们一次次的把阿远往外推,甚至自私的把自己所认为要受的苦强加在他身上,同时还希望他在感同身受的时候能够继续按着你们的想法去生活,就这一点,我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是想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还想这么对他的话,我只能将他从你们身边带走。”


“你!你给我滚!”许父指着大门吼道。


叶修不理他,走向许母,继续说:“阿姨,刚才您求我把阿远还给您,可是现在,我只想求您把阿远还给我。你们不疼,我来疼,你们不爱,我来爱,你们所不能给与他的,那就全都让我来给,这样也不行吗?”


相比父母的态度,叶修显得异常平静,要不是蓝河亲眼所见,还以为他只是在和无关的人说话,可是他的语气又这么的真挚,仿佛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蓝河看着叶修又走向自己的父亲,继续延续之前平淡如叙事般的口吻说道:“我16岁就离家了,很多人都以为我当时是为了荣耀才出走的,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一个原因,且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但是,还有很小的一部分也是因为我的家庭,我的父亲和你们很像,总希望我能按照他所给的人生轨迹前行,可是我有自己的喜好,也算是我懒,因为懒得去解释,所以干脆就用行动来表示了。”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许父依然生气,却是对叶修始终不怒不躁的脾气有了一丝忍让。


叶修难得露出一丝苦笑,说到:“您还是不明白吗?我是想告诉您,阿远很孝顺,这么多年了,他也就在工作上和您产生的分歧,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会每年都回来看你们。可我呢?我离家十几年,却是一次都没回去过。这么一对比,您是不是觉得会宽慰许多?”


和自有一套道理的人讲道理,除非你能说的比他还有道理,他才肯听,而显然,叶修已经成功了第一步。许父从最初的暴怒到现在,火气已经消下去许多,虽然从他的表情上来看,态度依旧没变,但至少可以心平气和地听别人说话了。


蓝河在边上看着父亲在叶修的话语中一点一点的改变,不知怎么的就想去抱一下叶修,既是安慰他,也是安慰自己。


活到现在,最了解自己的,竟还是叶修。


“但是!”叶修突然话锋一转,语气也陡然一变,说道:“如果你们再这样继续逼着阿远的话,他就将会成为第二个我!”


“不可能!”许父脱口而出,并没有被叶修突然改变的气势所压下去。


“怎么会不可能呢?”叶修又突然笑了,瞬间恢复到了从前嘲讽值满满的态度说道,“永远不要小看人的决心啊,他可是有前科的,不是吗?”


许父被叶修堵得哑口无言,积蓄起来的气势也瞬间散了不少。


因为叶修所说的,的确是事实。


“他身上所流着的是和你们一样的血,你们今日所做的,明日便有可能是他所学的,如果你们一直想用爱的名义和侥幸的心理来逼他就范,那我可以告诉你们,他绝对会是那种一旦做了就死不悔改的人。这脾气,倔得很,我可是已经领教过了,想必你们也很清楚吧。”


许父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许母,而许母也正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却是一个人都没开口。


“叶修……”蓝河上前一步。


“阿远,让我把话说完。”叶修转头制止了蓝河的前进,自己反而是退后了一步,与许父之前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又说道,“叔叔、阿姨,求婚的视频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吧,我策划这个除了是想表达我的感情以外,也是想告诉所有人,普通情侣在成为夫妻之前该有的一切,我一样都不会少。这次我可以公开求婚,下次就可以公开婚讯,下下次我还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摆婚宴。我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因为从我答应和阿远在一起之后,我所在乎的便只有他一人。如果你们真的和我一样在乎他,那就一定会赞同我的想法。”


最后一句不仅敲在了蓝河的心上,更是打在了许父许母的脸上,尤其是许母。


没错,她是害怕,可害怕的后面还缺了一个主语,她真正害怕的是自己的儿子以后出门被人指指点点,害怕她这个优秀的儿子因为被贴上同性恋的标签而从此不能挺起胸膛做人!因为劝服不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她只能将这些担心揽到自己身上,就像叶修说的,试图要用爱的名义和侥幸的心理来逼儿子就范,但结果,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许母直到今天才明白叶修为何始终要向自己强调儿子要比她想象中的优秀。那是因为,她的儿子从来都不是胆小怕事,遇到一点点阻碍就只知道退缩的人,他明知有些选择会引发一些无法弥补的愧疚,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去背负了。对于这样的儿子,与其花力气去告诉他早就清楚的权利和义务,倒不如用心去支持和认同,这才是他真正所需要和渴求的。


自己的儿子自己看不懂,还要一个本该和儿子毫无关系的人来提醒,光这一点,他们就已经无从反驳。


沉默许久之后,许博飞突然嚎了一嗓子:“叶哥!你渴吗?!”


“……”众人皆无语,除了叶修。


“倒杯水给我。”叶修自然而然地说道。


一个本该严肃的气氛顿时被打破了,许母的脸明显的一松,在门口站了许久的许父也脱鞋进了门。


蓝河看了看他们,本来有一肚子的话,也生生的咽了回去。


该说的,叶修全替他说了,不该说的,也由着叶修转达了,如果还有什么没说的,大概也只有这一句——


“叔叔,阿姨,我还有最后一句话……”叶修喝完水,叫住了许父许母,等两人又一次向他望过来后,他站直了身体,然后鞠了个躬,说道,“我唯一感到抱歉的就是这辈子恐怕不能给两家传宗接代了,对此,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对不起。


这最后一句也让叶修给抢了,蓝河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跟着叶修一起,弯下了腰,说道:“爸、妈,对不起。”




—TBC—




>【叶蓝】三寸日光 72(大结局+尾声)

评论

热度(79)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