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君问

叶蓝不逆

【叶蓝】三寸日光 - 番外二 · 弟弟

三少不少:

>还剩最后一篇番外了,晚上开新坑【不,别信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50 51—55  56—60 61—65 66 67 68 69 


70 71 72(大结局+尾声) 番外一 




番外2·弟弟


 


车子一路前行,耳边是手机游戏的声效,窗外是清澈澄蓝的天空。叶修一只手搭在窗边托着腮,一只手拿着手机把玩着,面朝窗外,上下眼皮耷拉着似是犯了困。


人一过三十岁真的是不能和二十来岁时比的,以往通宵打一晚上的游戏白天照样生龙活虎,可如今只是晚睡了那么一会儿,赶上天蒙蒙亮爬起来,稍不留神就犯起了困。


“叶哥,睡着了?”


“没。”


叶修回头,见许博飞收了手机似乎有话要说,便挺了挺腰,忽然觉得西装包在身上实在难受,干脆将扣子全都解开了。


“叶哥,西装不合身吧。”


“是有点。”


“刚买的吧。”


扯着领带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叶修看着许博飞说道:“不过是没穿几次看上去比较新罢了。”


“这年头的人说谎都不打草稿,领带打错了不自知,西装上的标牌都没解掉就敢穿出来。”


叶修听着,下意识地往后领子一摸,果然是摸到了露出了一角的标牌。只愣了一秒,他马上就恢复了神色,放下手,干脆承认道:“没错,就车站出门右转路口那家店买的。”


“那介不介意我问下,买来做什么?”


“出差啊。”叶修继续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哦……”许博飞拖长了尾音,一副“骗鬼去吧”的表情。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耍无赖,叶修还是很在行的。


“叶哥,我先来说说我的怀疑吧。”许博飞知道他是不可能说实话了,干脆也就开门见山。


“你说,我听着。”叶修继续看着窗外说道。


“首先是你的服装问题,其次是你到达G市的时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许博飞瞥了一眼叶修手里的手机,“为什么你的手机和我哥是一样的?”


“你这些问题怎么不去问你哥?”


“我一边装糊涂一边旁敲侧击了好多次,除了知道他在谈恋爱以外,我什么都问不出来,你别看他一脸纯良,他要是心里有件大事想要瞒着你,就一定会做得滴水不漏。就好比他18岁那年去蓝雨训练营,我们全家一直都以为他参加的是学校组织的夏令营,直到他确定要去蓝雨工作了,我们才回过味儿来,你想想吧,如果我心中所怀疑是确有其事,那估计我就算把他打趴下了,他也不会说。”


“不说,可能是因为还没准备好,你等他准备好了,自然就会告诉你了。”叶修淡淡地说道,说完转头看向许博飞,脸上又带着明显的调笑,“我一直在阿远面前说你俩挺像的,起码这滴水不漏的功夫,你跟他做的一样好。”


“因为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许博飞说着,低下了头。


不想再做会让他生气的事情,如果拆穿会让他生气的话……


之后,两人都没再说话。车子继续前行着,叶修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困意,头靠着窗户睡了一路,直到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才转醒。


叶修跟着许博飞他们下了车,但是因为之前有说是出差,所以自然是不能跟着一起回去的。于是跟许父许母打了声招呼并确认了一下蓝河家地址之后,叶修就和他们分道扬镳了。


其实根本没有目的地,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个网吧窝着,叶修在心里打定主意后就开始搜索起附近的网吧来。可是,还没等他找到,许博飞就跟了上来。


“其实你根本没有地方去吧。”许博飞说道,认定了叶修说出差是借口。


没有丝毫挣扎,叶修立马就承认了,并且告诉许博飞,他准备找家网吧,还问他要不要一起。


许博飞觉得自己有些头疼,可是也别无他法,只得跟着叶修一起去了网吧。


一小时PK下来,许博飞只觉得脑袋更疼了,一次次地冲上去,一次次地被叶修完虐,他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受虐狂。


「你这样的打法肯定是不行的,还要再专心一点。」


叶修就坐在他对面,虽然看不到脸,但从操作上,他还是能看出许博飞的心不在焉,便随手发了个私聊过去。


「心里搁着事,我没办法专心。」


「都藏了这么久,怎么现在就藏不住了呢。」


「因为叶哥你啊。」


叶修一愣,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复,许博飞就又发了一句话来。


「叶哥你虽然平时说话特拉仇恨,但好多确实说的都是大实话,所以我一向都对你心服口服的。」


叶修随手丢了一个无意义的表情符号,然后继续等着许博飞打字,他听着对面“噼里啪啦”一阵响,顿觉有些好笑。至于好笑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那股子认真劲儿有点像一个人,想着,思绪就跟着飘到某人身上,等回过神来,许博飞已经打完字了。


「其实我挺纠结的,我哥会瞒着不说,跟我有一定关系,因为我之前对他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所以我只能从你这儿下手,而且我有预感,只要我问,你就一定会告诉我!」


「不一定,也要看是什么事的。」


「那你今天为什么过来?」


「出差。」


「你在逗我吗?跑网吧来出差?」


「嗯。」


叶修发送出去后,随手又扔了个微笑的表情符,然后就看到对面的许博飞“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还怒气冲冲的。


“叶哥,你出来,我们谈谈。”许博飞直接拔卡走人,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叶修摸摸鼻子,跟着拔卡走出了网吧。


两人走了一段路,许博飞似乎是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好几次回过头来,却还是又默默地转了回去。


叶修也不知道他们在往哪个方向走,只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许博飞后头,这边看看,那边瞧瞧,心里想着——原来这就是他从小生活的城市啊。


路过某间学校的时候,叶修突然叫住了许博飞,他指着校名问:“你哥在这里上过高中吧?”


许博飞点点头,然后就看到叶修抬脚就往学校里面走去了。想要叫住他,脚却跟着一起跨了进去。


“好久没来母校了。”看着眼前熟悉的风景,许博飞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你也在这里读高中啊?”


“是啊,我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跟着我哥的脚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直到他决定去蓝雨工作。”


“突然没了目标,所以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吗?”


“你怎么知道?!”


叶修没有说话,一副“我就是知道”的表情。


许博飞几乎是秒懂,不禁叫道:“我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肯定心中的怀疑了!叶哥,来吧,你就给我个痛快吧!”


“带我逛逛这间学校吧,我一高兴,说不准就告诉你了。”


叶修都松口了,许博飞自然是尽心尽力做起了导游。


高校不比大学,两人边说边走下来也不过二十多分钟,在这段时间里,叶修不仅知道了蓝河高中三年所在班级,连厕所的位置都一清二楚了,加上平时打网游跑地图跑惯了,一圈下来,一张学校平面图就展现在了叶修脑中。


虽然是周末,但高三课业的紧张让有些班级的学生依然处于学习状态,待下课铃声一响,这些少年就从教室蜂拥而出,像是脱缰的野马。


叶修看着原本空旷的学校一下子挤满了这么多青春洋溢的少年,他不禁驻足观望。


“叶哥,你看什么呢?”


“随便看看。”叶修说道,然后指着一个捧着书从他们身边低头默默走过的少年小声道,“我猜你哥从前上学一定是这类型的。”


“我也以为。”


“以为?”


“嗯,因为我哥从来都不带朋友回家,也很少和朋友出去聚会什么的,空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倒腾游戏,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那种宅到没朋友的人,所以那次当他把叶哥你介绍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而且,还有点高兴。”


“不该啊……”


“哎?”


“他在网游里可是很有人缘的,热心、真挚、有耐心又温柔,虽然偶尔也会炸个毛,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会交际的,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宅到没朋友的人。”叶修说完,却见许博飞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便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概只是在这里,他没有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罢了。”


“叶哥,都这会儿了,你还装?”


“没装啊,不信你回头在神之领域的世界频道里吼一句‘蓝桥春雪是谁’,保管有一溜烟的人蹦出来回答你,到时你再看看,如果骂他的比正经告诉你的人多,你就当我今天白说。”


“叶哥,纸是包不住火的,趁我还能接受,你就告诉我呗。”


叶修看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地说道:“你该知道,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一开始许博飞还没能听懂,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看着刚刚还热闹的学校一下子又归于平静了,这才回过味儿来。


不是不说,只是说了也没有好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作任何回应。


“叶哥,心太脏了。”许博飞无奈地说道。


叶修笑笑,不置可否。


许博飞摇了摇头,干脆丢了一个直球过去:“你喜欢我哥吧。”


话音刚落,叶修就感觉到有阵风往脖子里灌,有点冷,不过也吹得人心旷神怡的,他看了眼一脸期待的许博飞,这一次总算是没再藏着掖着,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答案的许博飞立马闭着眼睛蹲了下去,他在地上蹲了好久,直到双腿打颤,他一个没撑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许博飞捂着发麻的腿抬头去看叶修,却见人正坐在花坛边抽烟,一脸的悠闲。


“学校不让抽烟。”许博飞特无力地来了一句。


“哦,你纠结完了?”叶修应了一声,又抽了一口烟。


“还没……”


“那你继续,我再抽一根。”


“学校不让抽烟。”许博飞又重复道。


“那你纠结完了吗?”


“还没……”


“那我去找个能抽烟的地儿。”


“学校哪里都不让……”感觉话题一直在无限循环,许博飞还没说完就闭了嘴。他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瘸地走向叶修,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他边上,说道,“我想不通,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接着,叶修就灭了烟,开始给他讲起了故事。


 


许博飞小时候很黏他哥哥,就算许博飞本人不愿意承认也不得否认这个事实,除了喜欢跟着哥哥做同一件事以外,最喜欢的就是抱着哥哥睡觉,然后一觉醒来,每次都能在他哥哥身上找到一大滩的口水印。


因为爸妈平时工作忙,尤其是母亲,每天回家还要备课,所以很多时候,照顾许博飞睡觉的就成了他哥哥,什么睡前小故事,几乎每晚都要来一遍,听着哥哥和他一样稚气却轻轻柔柔的声音,许博飞总是很快就入睡。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许博飞上小学。


 


很久没有听人讲这么大段的故事了,许博飞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偏差还是他听故事的方式不对,有的人说故事总想让人给他点三十二个赞,可有的人说故事,他就只想在他身上放把火——烧死这对狗男男!


这哪里是听故事,简直就是经历了一场灾难!


叶修从第十区讲到现如今,从十八条好友邀请讲到在一起,事无巨细不说还全程秀恩爱,什么肉麻说什么,讲到别人的时候还不忘嘲讽一下。于是,被叶修糊了一脑子爱情故事的许博飞只觉得头越发疼痛,偏偏叶修还没说完,连自家哥哥送了他一打安全套,还有谁上谁下这样的问题也都全摆到了他的面前。


能想象吗?你喜欢饭,可是当有人把各种米煮成的饭一碗一碗地端上来让你吃掉而你又不得不吃的时候,你觉得自己还有空去想为什么没有配菜这样的问题吗?


当然没有空,因为这个时候你只在想一个问题——如何拒绝!


所以,当叶修讲完之后,许博飞已经完全提不起劲儿再去追究他俩的爱情过程了,他像是解脱了似的朝叶修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不纠结了,真的,完全!完全不纠结!这下你放心了吗?”


许博飞认定了叶修是故意的,目的就是阻止自己无休止的好奇,于是,拜他所赐,许博飞现在对他们俩的事是真的一点好奇都没有了,更不要说纠结了,他现在只想吼一句:关他蛋的事啊!


于是,在蓝河不知情的情况下,许博飞在叶修的“帮助”下就这么生生地掐断了对自家哥哥恋爱史的所有好奇心,并发誓,以后也不要再听到有关于这方面的事了。


不过,叶修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像自己证明他有多爱哥哥吧?


如果是叶修的话……


他知道那么多关于哥哥的事情,还都记在心里,他们有共同的爱好,还有共同的话题,包括此时此刻,他站在这里——明知道是一条艰难的路,但叶修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了,如果不是在乎,又怎么会为哥哥做这么多事。


所以,这个男人是爱哥哥的。


而且,他是叶修。


以前那么多磨难他都走过来了,如此意志坚定的人,想要他放弃,大概也是很难的吧。


 


“现在该我向你提问了。”离开学校往蓝河家走的路上,叶修突然说道。


“你问吧。”


“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许博飞想了想,然后说道:“应该是你过来送早饭的那天吧,你们在门口说话,其实我已经醒了,还有后来你说去买烟结果是和我哥一起回来的,不过,最肯定的一次还是刚刚在车上,我也是第一次发现,你的手机和我哥是一模一样的。”


“呵,我猜也是。”


“哎?”


接下来,叶修都没有再说过话,许博飞一路上都在想叶修这最后一句,总觉得细思极恐。


不过,没有人知道,其实当许博飞第一次怀疑的时候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觉得一定是自己有问题所以才会觉得哥哥和别人有问题。但是,因为许博远是他的哥哥,所以他愿意接受他的一切。


就像小时候那样,哪怕他把口水留在哥哥身上,他的哥哥第二天醒来也会笑着摸着他的头说——“没关系。”


是啊,哥哥喜欢什么样的人都没有关系,只要他们还是兄弟。




—END—




>




后排带广告位(不要嫌我烦OTL):


 @二缺仓库_CP15两日直参Z34-35 叶蓝抱抱本通贩点我


 @风太大我听不见 两小东西预售点我


 @山晃晃 主叶蓝多CP古风长篇《问鼎》预售点我


 @漫三少 叶蓝长篇《三寸日光》预售点我





评论

热度(83)

  1. 待君问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